自然醫學為什麼老是講的不一樣?

首頁Home > 節目VIDEO > 健康 > 自然醫學為什麼老是講的不一樣?

自然醫學為什麼老是講的不一樣?

有一次我跟朋友吃飯,她很洩氣的說:「為什麼你們自然醫學的人老是跟人家講的不一樣!弄得我都不知道該怎麼辦!」我衷心的同情她,因為我曾經也有過同樣的感受,還記得我的自然醫學老師說豬油可以拿來炒菜時,我不由自主鄙視他的那個情緒。自然醫學的人,為什麼老是說的跟別人不一樣呢?

 

同樣觀察的是身體,見到的是相同的運作,為什麼會下不同的結論呢?我們先拿高血壓來做例子。

 

現在對高血壓病患的一般要求是,少吃鹽。但自然醫學裡的人,並不這麼看。我們看到的是同樣的基礎醫學課本,在課本裡這樣寫著(我直接照課本上的圖):

 

血壓調節圖final

圖片來源: Derrickson, B; Tortora, G. (2007). Introduction to the human body:  the essentials of anatomy and physiology. New York:  John Wiley & Sons.

 

最上面,就是血壓會升高的根源起因,上面寫著脫水(dehydration)、鈉離子不足(Na deficiency)、出血(hemorrhage)。當這些問題產生時,我們的血容量就會減少,血壓也會因此而降低。這時,身體就是以腎素-血管緊張素-醛固酮系統在調節導正這個問題。腎臟偵測到了血容量減少、血壓下降,就分泌腎素,他去催化血管緊張素I,然後經血管緊張素轉化酶再去把它轉化成血管緊張素II。血管緊張素II用以收縮血管,使血壓升高。它同時能刺激腎上腺皮質分泌醛固酮激素,醛固酮的工作,就是對鈉離子和水的重吸收。簡單的說,就是要身體不再放水出去了,主因是血漿裡最大宗的成份是水,脫水等於缺血。所以現在要保鈉保水。

 

由於自然醫學對身體的看法是,身體有症狀,一定是體內生態失衡造成的,只要找到失衡的根源予以導正,症狀自動會消失。所以這時,我們就會看血壓升高的根本原因可能有哪些。在基礎醫學課本上,是寫著「脫水、鈉離子不足、出血」。這時,我們就會檢查,是不是哪裡有出血?是不是有因為流汗過度鈉離子不足(排汗時也排鹽,所以汗鹹鹹的)?是不是都不吃鹽造成體內電解質失衡?如果都沒有這些情況,那就問是不是水喝得不夠多?或是有咖啡因的東西喝多了,如茶啦、咖啡啦,因為這些都利尿脫水飲料。如果這些都沒問題,我們就要想,是不是腎臟有受傷?是不是腎上腺有受傷?而腎臟和腎上腺都可能因為血糖震盪而受傷,那現在要剷除問題的根源,就應該要改變飲食組合或吃東西的順序,用以平穩血糖。這個,會是自然醫學的邏輯。

參考資料:

Fraser, R. (1984, Jul). Disorders of the adrenals cortex: Their effects on electrolyte metabolism. Clin Endocrinol Metab, 13(2): 413-30.

Pourghasem, M., Shafi, H., and Babazadeh, Z. (2015, Summer). Histological changes of kidney in diabetic nephropathy. Caspian J Intern Med, 6(3): 120-7.

 

但是,醫書裡卻會下不同的結論。在這裡我們可以看到,鹽不足或是脫水時,身體會調升血壓、保水保鹽,它是為了要補足原本下降的血容量和血壓。因為體內水是跟著鹽走的,所以保鈉進血液就可以吸引水份往血裡走,調升血容量。你一定會問,鈉離子不足才保鈉,為什麼要叫我們少吃鹽?但是,因為這時這個血壓升高的人血檢報告上會出現鈉升高,鈉升高一定是鹽太多了,所以就判定要少吃點鹽。除此之外,我們可以看到在這個圖表的最下面,提出的問題是:「一個阻礙血管緊張轉化酶的藥物會升血壓或降血壓?」那就是,有這個症狀,吃什麼藥會有什麼反應?這,就是另外一個邏輯。

 

兩方完全以不同的角度和邏輯,在看同一個身體運作,難怪會出現天南地北的差異。不只對高血壓如此,舉凡

甲亢到底可不可以碰有碘的食物?

心血管堵塞能不能吃油?

尿酸高能不能吃海鮮?

胃食道逆流到底是胃酸過多還是過少造成的?

低血糖到底要不要吃糖提血糖?

不舉早洩怎麼導正?

等等數不清的病,都會出現如此對立的看法。

 

 

我們採用不同的邏輯在看待疾病,並不表示我反對醫學。醫學有其適任的地方,像處理創傷、外科手術,或用儀器檢測我們眼睛看不到的地方。我的病患,多是藉由大量功能性醫學檢測來了解體內運作。但是,如果是身體生態失衡而引發慢性病,它可能需要一個完全不同的方式去調整,才可能根治。這就是為什麼有那麼多醫生,投身自然醫學的領域,如美國的幾個自醫巨人Dr. Mark Hyman, Dr. Johnathan Wright, Dr. Mercola等。他們結合西醫的長處,再以自然醫學的邏輯和角度去治療慢性病,成效顯著。

 

所以,這個自然醫學與西醫的對話,不只發生在台灣,它正發生在全世界。

 

當初我在老本行心理諮商時,也出現過同樣的對話。有一天我在心理諮商門診時,突然發現我最嚴重的憂鬱症病患都是吃全素的。那時,我們心理諮商訓練裡只有教憂鬱是創傷引發的。我那時想,難道憂鬱跟食物有關?難怪我跟這些病人談創傷,都沒有什麼成效。那是一個掙扎的過程,因為我要把自己本來以為的事實推倒。後來我因此轉進了自然醫學營養,至此,我見證了無數因為營養而帶來的痊癒故事,所以我對食物的力量是如此的折服。這是為什麼我說,如果你被慢性病糾纏,如果你覺得無助無望,你本來接觸到對疾病的看法,並不是唯一。能夠走回健康的路,其實有很多。天然原形的食物,是一條老天本來就設計好的路。但是這條路上,沒有專利可言、沒有厚利可收,食療概念可以流傳千年,就是因為它能帶來最根本和真實的健康。 You are what you eat!

 

自然醫學對疾病的看法和食療建議,請參考

根治飲食帶你遠離慢性病

76種常見慢性病 x 74種老化症狀全面預防療癒對策

▶︎ 天下文化Bookzone

https://goo.gl/nswfWC

▶︎ 博客來

https://goo.gl/V8uPLq

▶︎ 誠品

https://goo.gl/Bz7pLB

▶︎ 金石堂

https://goo.gl/4v5gP7

▶︎ 讀冊

https://goo.gl/kygoEs

慢性病書封

發表迴響

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