帕金森氏症-腳不再抖了!

首頁Home > 讀者心得見證 > 帕金森氏症-腳不再抖了!

帕金森氏症-腳不再抖了!

文中有大便照片,慎入!

 

我通常諮商時,除非有特例,是不收自己看過的病,這樣我才能不斷研究學習新的知識,所以一個小時病患諮商背後,都有平均四個小時的翻書和研究。而我花最長最久研究時間的,就是我患有帕金森氏症的病人Yeong 教授。我剛接觸帕金森氏症時,一直把它當作是一個神經的疾病。所有研究都指向這類病患的神經傳導素多巴胺出問題,說它製造不足。但是,我病患Yeong 教授檢驗報告上,並沒有反應這個現象。他的多巴胺是正常的,不只如此,其實他全部的神經傳導素都是正常的。

 

Screen Shot 2017-10-12 at 12.30.53 PM

這是Yeong 教授的神經傳導素檢驗結果報告

我那時就開始有警覺,直覺神經傳導素不是帕金森氏症的根源問題。如果不是神經傳導素有問題,那是什麼造成神經的問題呢?有一天,我唸到Dr. Johnathan Wright的書,它書裡說「女性荷爾蒙能夠影響神經傳導素的運作」,這句話好似當頭棒喝。是的,我們的荷爾蒙其實是跟神經系統緊緊相連的。

 

1503_Connections_of_the_Parasympathetic_Nervous_System

圖片來源:  OpenStax College               我們的神經,連接著所有的器官腺體

從上圖可以看得出來,我們的神經是連著每一個器官腺體(荷爾蒙)的。你會問,那應該是神經指揮器官呀,怎麼會是荷爾蒙影響神經。我們的神經是會指揮器官沒有錯,比如我們緊張的時候,心跳會加速。但是,我們的荷爾蒙其實也可以影響神經,比如我們很餓的時候,大家脾氣都很壞。所以,荷爾蒙和神經其實是一個相連、互動的系統,也就是神經走到盡頭時是接著荷爾蒙的,而荷爾蒙走到盡頭時,是連著神經的。所以,即使神經是完好的,但如果荷爾蒙出問題了,我們還是有可能想要做什麼,卻無法叫神經去完成。

 

Picture1

神經系統與荷爾蒙系統是互相影響的

 

這說明了,帕金森氏症很可能並非只是一個神經疾病,它亦很可能是一個荷爾蒙內分泌失調的疾病。這就是為什麼,現在很多帕金森氏症的研究,都是朝這個方向在努力。

C, Adams. R, Kumar. The effect of estrogen in a man with Parkinson’s disease and a review of its therapeutic potential. Int J Neurosci. 2013 Oct;123(10):741-2.

R, Saunders-Pullman. J, Gordon-Elliott. M, Parides. S, Fahn. HR, Saunders. S, Bressman. The effect of estrogen replacement on early Parkinson’s disease. Neurology. 1999 Apr 22;52(7):1417-21.

B, McEwen. The molecular and neuroanatomical basis for estrogen effects in the central nervous system. J Clin Endocrinol Metab. 1999; 84(6): 1790-1797.

 

我自己的病患-Yeong教授,則是在我們開始支援他的荷爾蒙之後,病情大大的有起色。現在,他已經可以自己翻身、自己從椅子上站起來、自己吃東西、喝水不會再嗆到。現在,他也完全沒有腳抖的情況了。本來他無法自己大解,現在也天天能夠自己大便了。

 

要如何遠離帕金森氏症?

 

以下是我支援帕金森氏症病患的步驟:

 

  • 根治飲食

 

就像電線一樣,當電力一下太大一下太小,它就要壞掉。同樣的道理,神經就是讓我們動作自如的電線,當我們的能量一下太多一下太少的時候,神經就要壞掉。能量=血糖,所以想要能量平穩,就一定要讓血糖平穩。而最能確保血糖平穩的,就是用根治震幅血糖檢測法,找到最適合你的根治飲食黃金組合。

 

血糖平穩後除了能量可以平穩外,腎上腺也不會因為持續不斷的血糖震盪而受傷,腎上腺不受傷,內分泌系統中最重要的下視丘-腦垂體-腎上腺軸線,就不會失衡,內分泌不失衡,荷爾蒙的生產就會剛剛好。

 

  • 確保消化道生態健康

 

其實Yeong教授除了原本喝水會嗆到、無法自己大便外,他其實是沒有什麼其他消化症狀的。但是,有一天我發現他寄來的照片中灰趾甲很嚴重,這表示他的腸菌失衡的很厲害,於是我為他做了一次糞便菌種檢測。他的報告回來顯示他的菌亂得很:

Picture1

Yeong教授的糞便檢測菌種結果報告

 

於是我就開始幫他調整腸菌的生態,在調整腸菌生態中,最關鍵的就是要導正胃酸。因為胃酸就是我們消化之首,胃酸不足,整個消化道的生態都一定會亂,不管吃多少益生菌也沒有用。

 

為什麼帕金森氏症要那麼重視消化道的健康呢?主要的原因有兩個

 

  1. 分解礦物質肌肉運作自如

 

礦物質必須要胃酸夠才能分解和吸收,如果胃酸不足,就算有吃到礦物質,我們也都吸收不到。而我們的肌肉能夠收縮和放鬆,其實都是礦物質在主導的,所以,胃酸是不是充足,對任何肌肉相關疾病都很重要。

 

  1. 排毒管道暢通荷爾蒙不失衡

 

消化包含在我們肝-膽-大便那條重要的排毒管道中,所以如果消化不順暢,排毒一定受阻礙。而荷爾蒙分解之後一個重要排出的管道,就是肝-膽-大便這條路,如果這條路不通,荷爾蒙用完了出不去,那它就一定要失衡。Yeong教授是在根治飲食兩年後,才開始排綠色大便,他本來無法天天自己大便,但當綠大便一出現後,他就開始天天自己排便了。排綠大便,表示他的肝-膽-大便這條排毒管道終於暢通了,只有這個管道暢通,荷爾蒙才有機會平衡,至此之後,他的腳抖症狀便開始完全消失了。

 

 

  • 喝夠水

 

許多人神經系統開始運作不佳時,都會有喝水很容易嗆到的情況。大家怕他們嗆到有危險,所以就乾脆少給他們喝一點水,這其實是錯誤的決定。神經系統要運作順暢,靠得就是水,這就是為什麼脫水的人都會有那麼多神經系統的症狀,比如憂鬱是一個。所以,本來會嗆到的人,因為害怕喝水會嗆到所以更不敢喝水,那他接下來反而會嗆得更厲害。除此之外,不喝水的人,肝-腎-小便那條排毒管道就不通,荷爾蒙分解完畢就出不去了,出不去的荷爾蒙就會造成更嚴重的失衡。

 

所以,如果病人容易嗆到,不能停止給水,而是要教他用吸管慢慢喝水。這樣才能確保身體不脫水,也才能確定肝-腎-小便那條排毒管道是通的,荷爾蒙用完了能走得了。

 

  • 有「金」字邊的礦物質不要長期補充

 

鈣、鉀、鎂、鋅、銅、鐵,這些礦物質都有「金」字邊,所以他們都屬於重金屬,長期服用,很可能會導至重金屬中毒。重金屬多是親油脂的東西,所以他們最喜歡往油脂多的地方跑。而油脂最集中的地方,就是神經,因為神經就是油包著的(膽固醇的髓鞘),這是為什麼重金屬中毒時,最大的症狀都是來自於神經系統。

 

由於Yeong教授是一個很注重養生的人,這不只表示他原本的飲食是那種少油少鹽、精力湯、燕麥地瓜大量食用的人,而且還表示他是一個很愛吞保健食品的人。Yeong教授從很年輕時就開始長期服用鈣,他原是想要預防骨質疏鬆,就因為他有這個習慣,我決定請他去美國蛪合中心去做檢測。檢測的結果發現他是需要做蛪合治療的,因為他尿裡檢測出很多元素都超標。

 

Picture1

Yeong的重金屬尿液檢查報告

 

  • 有專人監督蛪合治療

 

除了長期有服用礦物質的人很可能需要蛪合治療外,有用銀牙粉補牙的人,也很可能會有汞累積的情況,需要蛪合治療。你到底有沒有重金屬累積的問題,做頭髮檢測最準,因為這些元素會在髮根累積,所以得以被記錄。

 

蛪合治療簡單的說,就是把重金屬從它停放之處拉出來,再排出體外。我會說這個治療必須有專人監督,是因為重金屬從停放之處被拉出來後,就是進入血液,如果它排出不順利,重金屬含量在血液裡升得過高,人會中毒的更嚴重,有可能會發生生命危險。除此之外,在蛪合過程中,很多重要的營養元素都會跟著大量流失,所以需要隨時注射補充高劑量的營養元素。因此,蛪合治療的診所,應在治療前做全面的檢測,先評估必要性。在蛪合治療當中,也應每一次都做指標性的檢測,用以查驗效果,以及了解需要補充的元素。在這個期間,也必須按檢測結果去配製要補充回去的營養元素。除此之外,最好也能配合施行臭氧治療。臭氧是保護大地的一層氣體,你可以把它想成高氧,氧氣帶來生命,這樣的高氧對痊癒幫助很大。多數的蛪合中心是使用注射式的臭氧治療。Elvis, A. M., & Ekta, J. S. (2011). Ozone therapy: A clinical review. Journal of Natural Science, Biology, and Medicine2(1), 66–70.

 

Yeong教授總共做了三十三次蛪合治療,裡面包含了營養劑治療和臭氧治療,他於重金屬清到安全範圍後就停止蛪合治療了。

 

 

  • 有專人監督荷爾蒙支援或補充

 

在支援荷爾蒙的時候,最好從支援腺體做起,因為腺體就是出產荷爾蒙的地方,如果腺體能重新啟動,恢復產量,那荷爾蒙就能回到平衡。支援腺體最有效的,要屬支援下視丘-腦垂體-腎上腺軸線,如果找不到這整條線的保健品,可以先試腎上腺支援保健食品。

 

如果,已經支援腺體了,神經系統卻還是沒有起色,那就可能要直接補充荷爾蒙。在補充荷爾蒙前,最好要先做荷爾蒙的唾液檢測。先了解荷爾蒙的量 ,才能比較好的判斷要補充的到底是什麼、要補充多少、多久?

 

hormone

Yeong教授第一次唾液荷爾蒙檢測報告

 

Yeong教授, 測出來是黃體素和女性荷爾蒙的比例失衡,建議補充黃體素。我給他開的是一個生物核對荷爾蒙,乳膏狀,用擦的,他使用了三個月。雖然他的其他荷爾蒙指數都在範圍內,但是他們都偏低。紅框裡才是理想數值,所以這樣看起來他的DHEA就太低了,後來他也補充了低劑量DHEA 5mg, 一天一粒總計六十天。

 

補充荷爾蒙後,Yeong教授的症狀有好轉。那時,我已換了一家合作的荷爾蒙檢測單位,所以用了另外一個實驗室檢測他的唾液荷爾蒙。結果如下:

 

second hormone

Yeong教授第二次唾液荷爾蒙檢測報告,DHEA的部分

 

才使用了低劑量的DHEA兩個月,他的指數就已超標。黃體素的指數就更誇張了

progesterone

Yeong教授第二次唾液荷爾蒙檢測報告,黃體素的部分

 

正常範圍是5.0-100pg/ml, 他測出來是939.4pg/ml,大大的超標了。不只如此,由於他的黃體素是他太太用手指去幫他揉進皮膚裡的,所以她測出來的指數更可怕:

 

wife

Yeong的太太Aphenie Lu的唾液荷爾蒙檢測報告,黃體素的部分

 

正常範圍是50-400pg/ml,她測出來的竟高達1814pg/ml。我會警覺要測她的荷爾蒙指數,是因為她幫她先生擦了黃體素三個月後,她的甲狀腺腫起來了

 

所以,從這個案例你們可以看得到,荷爾蒙只要一點點力量就很大,然後外用荷爾蒙,極度容易過量超標,所以絕對不可長期使用。使用之前、之間和之後,都應做檢測以了解現況,這就是為什麼我建議請專人監督荷爾蒙支援或補充的原因。

 

 

  • 確保脂肪充足

 

研究證實脂肪不是廢物,它其實是我們的內分泌系統的一員,它生產許多重要的荷爾蒙。所以,那種怎麼吃都不長脂肪的人,或者動不動就在那裡減體脂肪的人,就很容易荷爾蒙失衡。而不長肌肉這個問題,在帕金森氏症病患身上,就顯得更嚴重了。因為帕金森氏症的病人肌肉運作本來就有問題,現在肌肉合成又出問題,骨骼沒有肌肉支撐,它就很容易受傷。

 

我常見大家想要長肉長脂時,多吃水果、米飯、澱粉類的食物,因為我們都覺得多吃一點米就可以長肉。其實,這是錯誤的觀念,其實體重會落在哪裡,完全是胰臟和腎上腺角力的結果。如果一個人不長肌肉或不長脂肪,那表示他的腎上腺輸了,這時,想要長肉長脂,就應該支援腎上腺先生。而要支援腎上腺最有效的方法,就是找到你的根治飲食黃金組合,不再震盪血糖(使用根治震幅血糖檢測法,請參考超圖解慢卡路里那本書)。其次則是減少生活壓力。最後,你可以補充支援腎上腺的保健品。Yeong教授的體重在根治飲食後,胰臟恢復速度比腎上腺要快很多,所以他原本是瘦到皮包骨,在服用支援腎上腺保健品後,體重開始增加。他的體重增加後,恢復就加速了。

 

  • 認識如何正確復健

 

在Yeong教授很多身體機能恢復後,我發現他做不到某些動作,並不是因為他「不能」,是因為他太久沒做,「不會」了,我建議他去找復健師。一般帕金森氏症病患的復健動作,主旨都是在延緩病情,也就是反覆練習他「已經會」的動作。後來Aphenie(Yeong的太太)發現其實他這時的情況,應該是要練習他「不會」的動作才對。所以,對Yeong教授來說,比較有效的復健教學,是適用於那些中風病患的職能治療。因此,在找復健師時,記得你有不同的選擇,可以找適用於自己的復健課程。

 

  • 懂得放鬆

 

我發現,神經系統出問題的人,都很容易緊張。Yeong教授也不例外,他是個對自己和他人都很嚴格的人。因為很嚴格,他把什麼都看得很嚴重,也因此,其他人是怎麼看他的,他很認真。所以,他超容易緊張,因為他一直不停的在給自己打分數,然後他標準太高,所以他一直不及格。我們的壓力是腎上腺先生在處理的,壓力不能疏解,腎上腺先生就會被累壞,他一倒,整個內分泌系統就要一起被拖垮,荷爾蒙一定亂。

 

所以病患除了應該要調整身體運作外,還應該要了解自己是如何看這個世界的。如果你看這個世界,總是會看到有老虎在追你,你應該要學習換個方法去處理那個在追你的老虎。

 

***

Yeong教授是幸運的,他有一個很愛他的太太,名叫Aphenie Lu, 她堅持用最多的愛照顧他。他們共同育有兩個女兒,都還在中學。在我們一起走過這痊癒的兩年旅程中,Aphenie深感了解身體運作原則的重要,她最後決定去Nutritional Therapy Association把營養唸出來,所以她現在是我的學妹。我認為,Aphenie是帕金森氏症病患最好的營養諮商師選擇,主因是她親身與Yeong教授走過這一程,她最了解病患的需求,她同時也最了解這類病患家人的心情。她現在於美國德州做營養諮商,預約請洽:

 

LnL Healthy Living

Email :  aphenienta@gmail.com

諮商電話:  832-680-5386。

 

以下是Aphenie寫的記錄: (以下Tim=Yeong教授)

 

回想起來先生在2010年初,發現雙腳會不受控制地抖動,到神經內科檢查確診得了帕金森氏症,因為知道西藥副作用的可怕,一開始確診後先尋求中醫針灸吃中藥治療長達一年,可是中醫治療對病情一點都沒有幫助,不得不轉向西醫服用西藥來控制病情。在服用西藥期間,我也沒有因此消極屈服於只能控制帕金森症狀,即使目前醫界所有理論都認為帕金森是無法根治,但是我相信一定可以治癒的,我們跟女兒每天晚上睡前禱告都求神給我們一個奇蹟,治癒我們家最棒的爸爸,來見證上帝對我們的愛。

 

我在遇見宇凡老師之前,一直努力尋找跟帕金森氏症有關的研究及治療方法,只要查到的方法是無害而且看起來可能有幫助的方法,二話不說馬上身體力行,我也特別感謝Tim非常配合我當我的白老鼠,不管我要他吃什麼或做什麼,他都百分之百地配合我。但是所有試過的方法都只治標不治本,只能短暫舒緩,不能持續進步。

 

一開始西藥控制的確效果很好,然而藥物服用一陣子後,副作用症狀卻愈來愈多,醫生也一直要求要多加藥來壓下因吃帕金森病藥物而產生的副作用。但是都被我堅定地拒絕,我會這樣堅持要找到方法治療Tim的病,是因為我在舊金山讀書時租屋的白人房東先生就是帕金森式症的病人,我跟這白人老太太住了7年,一路幫他照顧他先生,目睹他先生一路從初期-中期-晚期的所有變化,深深了解到得這病人的痛苦及無奈。所以當我知道我的先生也罹患這種病時,我就下定決心一定要盡全力幫他,希望不要讓他也受一樣的苦。

 

很感謝上帝,在2015年3月份,在家族Line群組中,有人分享老師在台北喬大基金會的演講,我一看是跟健康有關的,馬上很仔細地看完,也深深被宇凡老師的飲食理論説服,覺得老師所講的內容實在太有道理。聽完馬上上網訂購老師的3本書,隔天馬上就改變飲食,1份肉1份青菜一點點的澱粉,在改變飲食第一星期,Tim馬上發現在身體與精神上都出現很大及明顯的好轉反應,他覺得體力,精神都好很多。Tim長年以他自認為養生的飲食原則是不吃蛋黃,不吃肥肉,只吃瘦肉,更是不敢碰太油的食物,身體長久下來都得不到均衝的營養,而導致疾病的發生。在2015年5月,我們正式成為賴老師的病人,在飲食改變及賴老師與醫生的指導下,Tim 在2015年12月成功地把帕金森所有的藥物都戒斷了,在戒藥及恢復好轉的過程中,身體產生的反應是很痛苦的,但是Tim一點都沒懷疑或責怪我對他所做的一切。一直抱持著希望撐過不舒服戒斷反應的不適,目前我們已經停薬21 個月,身體上正面恢復是很眀顯的,以下我將Tim服藥期間狀況及停藥之後狀態做個比較,讓大家能夠清楚。

 

服藥期間: 停藥之後:

 

  説話:吃力而音量小。 聲量變大且講話比較清楚也容易些
吞嚥:困難常嗆到 容易許多

 

腳抖動:整隻腳抖得很厲害 大部分只是腳大姆指抖動,現在可以完全不抖了。(影片:  https://youtu.be/Et3koMizt0c)
睡眠:常做惡夢,半夜尖叫 常做美夢,睡得安穩
臉部肌肉:肌肉僵硬,笑不起來 有放鬆很多,笑起來容易

 

大號:因肌肉無力,總是要靠灌腸 完全沒有灌腸,大概2-3天一次,在出現綠色大便後,就開始天天自己大便了(見下圖)
流口水:有 完全消失
夜尿:5-6次 2-3次
禿頭 頭上開始長新毛髮,而且新長的頭髮顏色不再是白色的,而是灰色和黑色的(見下圖)

 

IMG_3577

S__11878404

 

停藥後的前3個月的戒藥反應實在很大,老實說我也有點怕,可是想説Tim都有勇氣賭一回,我更要勇敢支持他,而且是我要他這麼做的,絕對不能退縮。過了3個月,就有很大的進步,自己可以照顧自己,煮飯及每天在跑步機上走路40分鐘(影片: https://youtu.be/olxRCEeIBSI)。

 

在6月份時,整個人狀態很好,我們全家就決定開車出去旅行3個星期,Tim在整個旅程中,體力非常好,一點都不辛苦。當在身體一切恢復都進行得順利,我們都沒有那麼緊張時,在10月底他在跑步機上運動完要抬手關房間電燈時,突然失去平衡而跌倒及造成脊椎與手骨折。在床上躺著的這3星期把所有狀態拉回原點,甚至更糟。在床上完全不動的3星期,譲他的背部及下半身肌肉嚴重萎縮,以及全身因為沒動而僵硬,骨頭恢復後,現在必須靠著做復健,來讓肌肉重新長回來才能恢復正常的功能。Tim的骨質疏鬆得很厲害,在45歲時,,他當時的骨質已經是100歲的骨質密度。所以當他脊椎骨折時,醫生判斷他至少要臥床3個月或更久才會恢復,或者永遠沒法行走,但感謝上帝的恩典,Tim只臥床3星期就完全不痛可以起床活動,真的不敢想像如果當初臥床3個月,情況會有多糟,從改變飲食以後,Tim每餐都有大骨湯,我想這是讓他骨折恢復快的一個重要因素。

 

在身體自癒的過程,真的是處處充滿挑戰,關關難過關關過,不管未來還會有多少挑戰,我一定會盡我最大的力量來陪伴及保護他。因為家裡大小事全靠我一人,我自己本身其實承受了很大的壓力,每當我累沮喪時,就數算感恩的事,來鼓勵自己,繼續向前走。很感恩Tim的病促成我學習營養學,真的希望自己能有這方面的專業知識,能幫助更多人在身體還沒發病前,即使生病了也可以逆轉。只要有正確的飲食觀念,吃對食物,就能把健康找回來。

 

我們特別感恩上帝將很有耐心、愛心及待病患像家人般的的賴宇凡老師到我們的生活當中來幫助我們,賴老師總是充滿正面能量地鼓勵我們,帶領我們一步一步往痊癒的路上邁進,在寫這見證文時,神也讓我看到這一路走來雖然困難重重,可是神的恩典一直與我們同在,就是所謂的每個挑戰及苦難都是化了妝的祝福,感謝上帝恩典,相信Tim 會完全康復的。

2 thoughts on “帕金森氏症-腳不再抖了!

  1. 謝謝宇凡老師及Aphenie的分享,很感動,找到正確的方向是不容易,感恩能接觸到根治及深信不移的實行,已給我們全家及很多人找回健康,雖然痊癒無法一次到位,需要時間持續修復,根治過程身體反應複雜,但是帶來信心,給人愉快正向信念,而且是一輩子的享受,在這祝福Yeong教授及Aphenie。
    特別感謝宇凡老師造福我們這一群人,也期待還在堅持傳統金字塔飲食的朋友能為自已的健康幸福找到正確的方向!

發表迴響

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