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個暴食症者的痊癒心路歷程─共創光明未來

首頁Home > 文章POST > 一個暴食症者的痊癒心路歷程─共創光明未來

一個暴食症者的痊癒心路歷程─共創光明未來

Herya 著

 

「所有的控制終將毀滅」,這是我在食食課課之路上,最常放心上的一句話。

 

回想我的減肥史,大概是23歲開始的。其實我也不算胖,可是就想要自己看起來纖瘦修長(有個賣減肥藥的美女跟我說如果大腿都黏在一起,就太粗了),於是展開了減肥之路,也漸漸把我變成一個討厭自己+又愛控制自己的人。

 

我從來不知道,飲食不只影響身材,還影響性格、行為…

 

「計算熱量、瘋狂運動、低油飲食、中醫減肥藥」翻遍減肥書,不都是在講這些嗎?我以為自己已經集減肥必殺技之大成,這樣擬定的計畫,肯定萬無一失,只有成功不會失敗。我成功了,成功的得到了一個紙片身材,XS號。還得到了一個當時並不知道原來是病態的信念「只要有意志力,減肥一點都不難」。但是,已經擁有XS號的我,仍然成天在擔心會不會有一天變胖。早上、晚上,總拿著皮尺焦慮,走在街上看到鏡子的自己也惴惴不安,從不滿意。

 

就在這樣無時無刻的控制中,我失去了月經(消失7個月)、失去了肯定自己和等待的能力、失去了跟食物和平共處的愉快感,而我以為這些跟我的XS號相比,根本不值得擔心。反正,不是所有的瘦子都在跟飢餓對抗嗎?月經不來,吃藥就會來啦!能不能肯定自己,是心理問題吧,關飲食什麼事?可是,我是這麼想的,老天爺可不這麼想,所以他讓我噩夢成真…29歲的我,真的變成一個臃腫的肥婆。人生的功課總是如此,你最害怕的沒有克服,它就會反覆不停的出現。對我來說,我的人生功課,即是想要控制自己、總是討厭自己的身體。

 

27歲:生完孩子之後(160CM/47KG),對體態的焦慮更甚以往,我想要更瘦的腿。一心想著只要有意志力,只要動更多、吃更少,我一定可以辦到!怕油、怕精緻澱粉、怕糖,只吃一點菜、肉、水果、五穀飯,常常餓得發昏,暫時換來了42KG的我,卻再次失去月經,這次失經長達了一年半。而少油、少蛋白質的飲食,導致化學失衡,我和腦袋終於被憂鬱擊垮了。

 

一開始的過度節食,真的會瘦。然而紙片人的美好虛榮心大概只維持了4個月,我就發現自己體力超差、面黃肌瘦、被焦慮淹沒、意志力越來越脆弱,而且開始想暴食高糖分的食品,最後,還會騙自己說偶而為之無妨。漸漸的,糖,不再是偶爾為之的安慰,而是常客;吃完糖之後的罪惡感讓我下一餐只吃青菜…反反覆覆餓自己,再也無法維持纖瘦了!恭喜自己,得到了減肥YOYO效應,順便埋下暴食症的導火線。

 

後來我認識一本叫做”身體XX聖經”的書,裡面胸有成竹的寫道周間吃豆子+蛋白質+蔬菜,周末有一天可以作弊大吃想吃的食物,然後這樣就可以瘦了。無奈,這套飲食法,把我的暴食症引爆了…它便是打火機中的打火石。28歲:暴食症發作的那段時間,我恰巧在標榜天然健康的有機餐廳工作,越來越多人發現我逐漸肥滿的身軀。這對一個曾經是紙片人的我來說,是一個無情且難堪的打擊。不只如此,其實我心中毫無對策,因為少吃已經瘦不了了,到底我還能怎樣?

 

101年9月,一位多年好友在我憂鬱焦慮不已又對任何減肥方法都不信任的時候,把Sara老師的部落格貼給我看。我一看,“又是低醣飲食”!都還沒認識Sara要說什麼,我就先抗拒。朋友不放棄,繼續跟我周旋…她跟我說”妳要好好吃,身體才會好好對待妳”。現在也忘記到底是哪句話、什麼原因,讓我繼《身體XX聖經》之後,又買了一本宣稱可以救胖子的書-《要瘦就瘦,要健康就健康:把飲食金字塔倒過來吃,就對了!》。

 

29歲:到現在,一年多了,我學習認識身體、對抗糖癮,漸漸走出暴食症、憂鬱症、討厭自己症,曾經離開1.5年的月經也在最自然的狀況下,回來了!情緒開始穩定之後,我跟我媽說”我的狀況處境一樣很鳥,我也還沒瘦回好看的樣子,可是為什麼我可以比以前多喜歡自己一點點?沒有大師跟我開導,也沒有走火入魔信教啊….”

 

痊癒之路歧嶇不平,我曾在討論區怨念極深的緊咬著”怎麼還不瘦?”的問題不放,我對自己的厭惡、不耐,在提問的字裡行間一覽無遺。Sara說”痊癒之路,必定要先接納自己、愛自己,之後才有可能痊癒。”老實說,就算我那時候已經踏上根治飲食之路約莫6個月了吧,我還是一點都不能聽懂、聽進Sara的話,總覺得那就像宗教一樣,把沒有奇蹟出現的罪,怪在信徒無法接納自己上。

 

我生了好幾天的悶氣,打電話給推薦的朋友抱怨、哭訴,朋友一樣悠悠的跟我說”要給身體時間啊!Sara吃幾年,妳吃幾個月?傾聽身體的訊息需要時間,妳老想控制身體,當然不會成功啊。”這些我聽不懂的話,卻是我最常聽到的話。

 

可能跟執著的個性有關,雖然我很怕胖,為了瘦也曾經使出極端手段,但是我內心一直很清楚,如果是靠藥物瘦下來,肯定不安心。而以前的經驗已經證明瘋狂運動、過度節食,都是違反生理機制的迷幻藥,藥效一過…一切都會連本帶利還給妳

 

所以我一直找尋終極健康法-一種不勉強自己就可已做到的生活習慣,並且因此得到健康、美麗。只要有這樣的方法,我有信心可以執著一輩子。Sara的自信、溫暖、美麗讓我覺得根治飲食的原則就是我在找尋的,這也是為什麼這根治之路,明明我就挫折到了谷底,還背負”愛吃肥肉=變胖”的異樣眼光,卻還是吐完心事擦乾眼淚後,繼續走我的根治天堂路。

 

罹患暴食症在我生命裡的震撼程度是第一名,從沒想過我會患上飲食疾病…如果不是食食課課,我一點都不知道腦袋的化學物質不平衡,真的會影響行為。「半夜吃一堆甜食,吃完狂有罪惡感、一低潮就自暴自棄,只想抓甜食」這條路很恐懼、很痛苦、很想哭,我都走過。102/7/15是我第一次見到Sara本人,老師在演講中說暴食症的人,一抓就是抓糖,絕對不是抓小封肉(西螺的焢肉)!聽到這話,眼眶又濕了…有情緒、飲食障礙的人,最需要的就是被了解、接納啊。

 

食慾的滿足是離開暴食症的第一步。因為過去的節食,造成我根治飲食之路一開始是對油抓不停,嚇死人。但是,也慢慢驗證Sara說的油跟蛋白質才能穩定血糖的理論。經歷了一段食量忽大忽小的日子,才有一點點覺得好像不那麼愛吃肥肉了,而且一下抓一堆糖吃的頻率大幅降低。可是,為什麼雖不犯大錯,卻還小過連連?總容易單獨抓一點甜吃…這個小過還是會讓我自責,想控制自己的念頭又跑出來了。某天跟朋友抱怨這個壞習慣的時候,朋友說”吃大蒜丸吧,可以降低吃糖欲望”。嚐試之後,非常見效!現在,可以學著把甜點當成餐後享受,是我最新的收穫。

 

其實我不是100分的學生,看我不太願意寫飲食記錄就知道…我太清楚過度執著細節不會讓我更進步,反而會讓我陷入討厭自己的深淵。所以一路走來雖是堅信根治原則,但也是會犯錯的凡人。犯了錯,找到原因,再重新修正就好了。要有平常心的能力,才有重新開始的可能,就是逝者已矣,來者可追。

 

我的憂鬱、暴食、停經,認識Sara之前曾求醫,卻不見起色。吃了抗焦慮藥物還讓我出車禍;認識Sara之後,通通沒再用藥,只用了時間這帖萬能良藥佐以根治飲食之超美味菜單,未來的路,卻愈顯光明。

 

後記FROM SARA:

 

Herya在文中東一句Sara、西一句Sara,好像我給了她很多幫助。其實,當初Herya向我求助時,我頂多只能以冷血形容。我不准她繼續在email中留言,要求她跟大家一樣在討論區問問題。對於她的不安與揣測,我幾乎從不理會、回應。我不理會她對自己的恐懼與不相信,是因為這些並不值得投資注意力,更是因為,我對她痊癒的能力,有的只是信心。我見她從受害者的角度看自己,到慢慢相信自己。不只如此,她的病,曾讓她把所有的注意力放在自己身上,但當她開始痊癒時,她開始注意到他人、她開始關心婆婆和同事、她開始關心女兒。對於朋友在痊癒路上的援助,在她字裡行間清楚可見。現在,她是食食課課中,不可或缺的領導型人物,她對於暴食症患者的照顧,尤其重要。她的一字一句,都充滿了智慧與力量。我驚訝的是,她不只學會了如何治療自己、她亦學會了如何做一名有效的治療者。有效治療者,從不在人犯錯時給予過多注意力,他們把全數的精力,花在鼓勵人做對的時刻。他們對於自己的肯定、尊重自己經歷後所得的洞悉見解,在在都是他人最好的救生圈。就像她給文所下的標一樣,她的未來只有光明可言,而她願分享這個未來的心,只可能有加承的正面效應。

 

如果一個老師想教的,不是不犯錯、不是到底要怎麼吃,而是了解與接納自己,那麼Herya就是一個100分的學生。我只想講,Herya,光明未來,是你應得的,你有我們最真誠的祝福。感激你執筆寫下了自己的經歷。(你的文筆極好,由於文章結構很緊密,我最終決定寫後記)我代那些飽受暴食與厭食所苦的人,向你致謝。

 

宇凡的呼籲:

 

暴食症/厭食症等飲食疾病的人,最終都將染上嚴重的消化問題,不動刀,通常救不回來,割胃、割腸稀鬆平常。以往我做諮商師時,我的暴食/厭食症病患,清一色是高中女孩,這是一個減肥路走到盡頭的身體呼喚。每一次我見年紀輕輕的孩子被推進手術室,眼淚是混著血流的。每一次我見他們嚐試了各種方法,卻依舊沒有辦法控制自己暴食,而在各方更嚴格的控制中毀滅自己,我就無法不正視自己的無能。暴食症/厭食症並非只是心理疾病,它亦是生理疾病,於這樣的飲食疾病中單獨使用心理治療,是一條不歸路。患有此症的人沒有起色,並非病人的無能,更不是病人沒有毅力控制自己;患有此病的人沒有起色,是醫界的無能。我呼籲各方接觸此類病患的治療單位,聯合生理、心理,與營養單位、去除部門成見,攜手合作,為病人開一條生路。

 

 

 

 

One thought on “一個暴食症者的痊癒心路歷程─共創光明未來

  1. 看了Herya學姊這篇,非常有感觸…

    我也是自我要求很高的人,
    32歲,158cm,50kg,
    其實我知道我的身材在標準範圍裡,
    但就是想瘦到45. 46kg。

    10年來我一直都努力地在維持身材,
    瘦一點就開心,胖一點就心情down到谷底,
    體重一直控制在46-51之間,
    因為怕胖,養成了不敢吃正餐的習慣,
    尤其是晚餐,聽說晚上最容易囤積脂肪,
    所以晚餐特別不敢吃,
    以前好傻好天真,晚餐可能就只吃兩個紅豆餅,
    或是一包水果,或一杯"無糖"珍奶。

    這是我第二次暴食了,
    距離第一次已經有2年多的時間,
    原以為暴食這兩個字已經和我完全沾不上邊,
    但最近意識到自己又開始了,
    就因為最近又胖了3.4公斤,
    怎麼樣也瘦不下來,
    我感覺自己又開始失去了重心…

    越想瘦的時候越想吃,
    7/23去上了老師的課,
    認識了血糖,瘦體素…等等,
    乖乖的吃了幾天的"正餐",
    但今晚又吃了一堆堅果,三個麵包,珍奶…
    心情一樣又down到不行….

    老師的飲食方式是要均衡,
    有肉,有菜,澱粉20%,
    但我真的很愛吃甜食,蛋糕,熱愛麵包…

    真的不知道該怎麼做才能擺脫暴食…

發表迴響

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