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TA組織

NTA組織

NTA是Gray Graham創辦的,他因為與Chiropractor (美國的整骨醫師)長期接觸,結合了舌頭連結神經中樞與整骨醫師所使用的身體反射點,開創了Neurolingual Testing,藉由這兩種特性,找出一個人所缺的營養元素。Gray本身是學士學位,卻因為他的發現很有效用,而常受邀至德國與醫生教流和教學。有鑑於美國飲食品質日益低落,慢性病增長,他決定在美國本土開課。一開始,他在社區大學開課,反應熱烈,修正教學方式,聘用網路教育專家設計課程,開始在美國各區開課。一個地區的課程多數限20-40人,這樣的人數,一班卻多達五位老師。為期九個月。我們網路上課、討論、問問題、再飛進一個地方學習反射點的操作。學費才3000元,現在好像漲到3500美元。

 

Gray已五年沒有授課了,我的課開始前,老師突然被車撞,Gray被抓回來上課。我有幸,被這樣一個不給自己設限,完全獨立思考,人品道義皆難挑剔的人指導。他對人面臨的痛苦,有深切的感受,誠肯且專業知識豐富。我記得第一次大家一起上課時,我才發現課程裡有Neurolingual Testing,我覺得太扯了,想走出去,被叫回來檢測,才自己體會到它的效力。九個月的課程緊湊沒有一點灌水。這個program會創辦,即是因為美國家庭現階段的飲食問題,只可能以草根運動的方式,一個家庭一個家庭救。一個家庭一個家庭的教育什麼是食物的原形,一個家庭一個家庭的教會做菜。(所以NTA也有做菜的課程)十二年來,我們的人數依舊很少,全體都很低調,大家的目標都很明確。我們班的同學來自四面八方的專業人士,有心理諮商師、有醫生、有護士、有得了癌症的病人、有各種病患、有廚師、有老師、有老板。大家都來找在別的地方找不到的答案。

 

我那時在找自然醫療領域的學校時,多數在問課程內容時,學校不願給書單。這個學校,是我鄰近的健康食品店老板介紹的。我那時很苦惱自己要往那裡走。沒想到,我一打電話,他們就把全數書單寄給我了。我隨便挑了一本書看,就震驚不已。Dr. Fereydoon Batmanghelidj 所著的 Your Body’s Many Cries for Water: You Are Not Sick, You Are Thirsty!, Don’t Treat Thirst with Medications! 在短短幾個月內,就讓我原本服用高血壓藥的父母,脫離藥物。我簡直不敢相信。這些知識,我那時是用吞的。因此我入學前,全部的指定書就已全數看完了。

 

我喜愛NTA所抱持的信念,了解身體,是我們每一個人的權利也是責任。其實,這些知識並不難懂。只要你願意多吸收新知,多了解食物,多觀察身體,人人都應該是自己的專家。因為在身體與生命前,我們都是平等的。我帶著這些對身體與食物的基礎知識,加上觀察自己、家人與病患的痊癒,發展出IN-and-OUT生化系統。

 

在美國,有Dietitian,他們領的是執照,就像台灣的營養師;也有Nutritionist (好像我們Nutritional Therapy Practitioner, NTP),領的是證照。Nutritionist只需要證照,主要的原因是天然的食物是不受監管。

 

攻擊我的人常說,我的營養訓練太便宜。我總是說,全家在飲食改變後健康自由不受限制,這真是我花得最值的3000美元呀!攻擊NTA創辦人Gray Graham的人常說,他只有學士學位,我在為NTA newsletter所撰寫的一篇文章上寫到,一個只有學士學位的人能把全身上下每一根骨頭的名字叫出來,並且創辦了一個把知識力量平等下放給大眾的學校,那擁有大學位的人,都做了些什麼呢?

 

*NTA去年又出產了三位我們的同學畢業生哦。

發表迴響

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