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ara’s List- 麥飯石、高雄巨樺/德安牙醫診所

首頁Home > 文章POST > Sara推薦 > Sara’s List- 麥飯石、高雄巨樺/德安牙醫診所

Sara’s List- 麥飯石、高雄巨樺/德安牙醫診所

麥飯石

 

 

上面照片裡的麥飯石是我好朋友從香港帶來給我的,朋友的家人在香港,用的杯子,就是一整塊麥飯石。我將麥飯石洗淨曬乾,放於瓶中裝碳過濾後的水靜置。此水喝起來甘甜解渴,我一直以為那是心理作用。有一日請客,裝了一壼放了大量藍莓的汽泡水,還有一壼麥飯石水。我由於怕藍莓水太冰,所以又倒了一點麥飯石水在杯中。頓時原本紫色的藍莓水變成了綠色,大家嘖嘖稱奇。我後來想想,那壼麥飯石水大概靜置了三日,兩水撞在一起顏色的改變,應是酸鹼改變造成的。再換一壼水,即無法重複同樣的結果,想是麥飯石水靜置時間不夠久。

 

因為這次的經歷,我特別去查了一下麥飯石的來歷。麥飯石其實是各類安山斑岩的統稱,<<本草綱目>>中有提到它:「麥飯石處山溪中有之.其石大小不等,或如拳,或如鵝卵,或如盞或如餅。大略狀如握集一團麥飯。有粒點,如豆如米,其色黃白。但於溪間麻石,中尋有此狀者即是。「氣味」甘、溫、無毒。「主治」一切癱疽發背。 」我對這石最感興趣的,要屬它操弄水中礦物質的能力。

 

麥飯石之所以能成為過濾與均衡水中礦物質聖品的原因,是來自於含於其中的沸石(zeolite)。沸石能夠吸取或過濾其他物質的分子,它同時能與水中的鈉、鉀、鈣、鎂等離子起交換作用。難怪我們這城著名的硬水(鈣質過多),在它的作用下喝起來口感會不同。我多數裝水養植物的花瓶,水放久了瓶口都會有圈白色的鈣,很堅硬、難刷洗,要泡醋(酸能軟化礦物質)才能洗淨,但是裝了麥飯石的水壼(見下,此壼裝水三個月了),卻沒有這個現象。這是麥飯石能將硬水軟化的表現。

 

 

由於家中飲水並沒有急速沖刷這些礦石,我認為,它只能與水中原本就有的礦物質離子起交換作用,並沒有辦法起補充作用。因此,如果家中裝的是軟水器或逆滲透過濾器,那麼水中的礦物質已所剩無幾了,我認為以海鹽將礦物質補充回去依舊是必要的(請參見《要瘦就瘦、要健康就健康─把飲食金字塔倒過來吃就對了》。又由於現代水源污染嚴重,因此我認為過濾飲水還是道不能省的手續,我不建議這樣以麥飯石放置水瓶中代替濾水裝置。(有些過濾器是以麥飯石協助一道濾水過程,與這樣裝於瓶中有所不同,因為它只是其中一道過濾手續。)

 

照片中顯現的麥飯石為人造的,它的結構依舊與天然形成的有些許差異。在查詢的資料中曾提到,有些歐洲家庭習慣將溪中的鵝卵石放入裝水的瓶中,想必有相同的功效。由於它本身有淨水的功能,我就一直往有麥飯石的瓶裡加水,除了第一次使用有洗淨曬太陽外,之後就沒有再拿出來沖洗。現已過三個月了,水質依舊很好。我想大概用半年後再拿出來沖洗曬太陽。

 

我至西螺造訪後,答應要幫他們找尋解決水質過硬的問題(我自己住的城市水質也有相同問題)。但家用水礦物質的研究少之又少,以至我的允諾拖了那麼久才兌現。希望這個現代美好的產品,能為身體中最大宗的營養元素,帶來甘甜、純淨的水質。

 

高雄巨樺、德安牙醫診所

 

認識巨樺與德安牙醫診所的負責人,是在我出第一本書不久後,那時是我被攻擊最猛烈的時候。他們寫了一封信告訴我,我在門診中見到的情況,跟他們在牙醫門診中所觀察的不謀而合,那便是身體的每一部位都無法分離,比如,牙齒不能好,常常跟消化道的不健康有很大的關連。信中充滿了鼓勵,隨信而來的適時精神支援,溫暖了我的心,在我慌亂想放棄時,給了我力量。

 

至此之後,我們便沒有停止聯系,我第二本書中與牙齒除汞(補牙用的銀牙粉)相關的重要資料,都是由巨樺/德安牙醫診所協助研究的。今年回台,終於在高雄見到他們。專業人士有兩類,一類是把工作當工作,另一類是把工作當熱情與夢想的寄託。巨樺/德安診所的醫生,屬於第二類。他們講起牙齒眼睛會發亮,對於自己每日接觸的牙齒,依舊充滿了好奇與探索。

 

但是,人只有熱情卻沒有紮實的技能,想要助人實是空談。我會想要推薦巨樺/德安診所的醫療服務,是因為他們是一群有熱情又有技能的牙醫。院長蔡鎮安先生對牙齒與骨骼健康的關連性,有獨到的見解。因此,他們的診所除了有牙醫的醫療服務外,他們亦佈了完整的健康網絡,比如,牙齒如果調整,脊椎也應一起調整,因此巨樺/德安的病人能夠適時的被轉介到一流的整脊師。或如果牙齒出問題,是因為生化失衡,他們則能將病人轉介至一流的自然醫療醫師的門診。到巨樺/德安去看牙,可以說不只是去看牙,而是去為身體健康透過牙齒把個脈向。如果你有一直好不了的牙齒、骨骼問題,他們會是一個值得嚐試與信任的醫療服務團隊。除此外,如果你有牙齒除汞(補牙用的銀牙粉)相關的問題,他們亦是一個諮詢與受教育的好地方。

 

記得見到院長蔡鎮安那天,由於我到高雄後依舊要廣播錄音,因此見面時很晚了。院長卻比我更遲了一些,他們說他還在診所內。我說:「哇,那麼晚了?」他們連眼皮都不抬很習慣的說:「人家給病人上麻醉二分鐘,鎮安要三十分鐘。」原來院長自己怕痛,所以不想患者上麻醉時,長針刺入時忍受不必要的痛,所以從表面塗麻後,他都像鍋牛般慢慢推針,待患者放鬆後才治療。有時患者牙被拔完了還沒感覺,有時患者給他洗牙時竟也能睡著,可見他願等待身體的好耐心。他們都笑他是「全台灣最慢的牙醫」。三十分鐘足以完成兩個療程了,從時間與人力成本來看,效益超低的。但以我看來,就因為同時擁有熱情、關懷的心,以及搭配了高超的技術,這樣的醫生給患者帶來的療效,一定是超高的。

以下是他們診所的資料:

 

巨樺牙醫&德安牙醫

整合牙醫診所 聯合門診

巨樺牙醫診所(2006創建)

Great Tree Dental Clinic @ Kaohsiung, Taiwan

高雄市鳳山區五甲二路536 (捷運紅線@前鎮高中站,轉紅10接駁公車-五甲農會下車)

07-822-0777

德安牙醫診所(2000年創建)

Derann Dental Clinic @ Kaohsiung, Taiwan

高雄市鳳山區五甲二路366號 (捷運紅線@前鎮高中站,轉紅10接駁公車-五甲國小下車)

07-768-6088

 

高醫、長庚、奇美、中山、榮總 專業醫師群聯合看診

院長  前台北榮總 蔡鎮安 醫師

美國南加大植牙專科訓練

美國紐約大學牙周及美容牙科訓練

美國自然醫學整合牙科訓練

 

整合牙醫診所 – 研究口腔與身體健康的相互影響

採用美國整合牙醫診所使用的專業除汞設備,提供安全除汞治療 – 2009年起

自然醫學研究 – 口腔生物能神經療法與牙周治療

芬蘭 PLANMECA CT 電腦斷層掃描檢查

德國 ZEISS 根管電子顯微鏡治療

法國 LOKKI 雷射治療

巨樺牙醫診所的診療室跟他們的人一樣,充滿陽光。呵呵。我上次去時,整個牙醫診所是穿拖鞋,診所的氣氛很放鬆,像在spa一樣,跟我平時去看牙醫時每一分鐘都想衝出去的感覺不一樣。療效,就從這樣的門診文化開始。

 

這是巨樺牙醫的陽光除汞室 。由於汞能釋出蒸氣,因此通風良好的除汞診間,非常重要,因為它有助除汞後空氣潔淨循環。他們所使用的除汞設備與技術,都是現在最先進的。

 

*有關銀牙粉釋出汞蒸氣以造成神經系統損害的相關問題,請參見《身體平衡,就有好情緒!》一書。

發表迴響

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