食教因病停播一週

首頁Home > 文章POST > 一般文章 > 食教因病停播一週

食教因病停播一週

已經連續發燒燒了五天了。如果這就是身體的語言,那這幾年幾乎沒有能影響活動力病痛的我,這次經歷的,就是身體破口大罵、埋怨加怪罪。

 

這幾年,靠著每天吃的像皇帝,身體擁有的適應力讓我迎頭應付出第一本書後日益繁重的工作,從不覺得吃力,總是能自如的處理各種狀況,場場演講我都是精神飽滿的站在台上。對於行程,我向來採及早規劃,以避免花時間處理危機。但今年幾件沒有預期的行程撞在了一起,我自以為是的繼續要求身體適應,最終,它就採罷工。

 

身體其實給了我很多警訊,但自大的我卻以為給的運作原料充足,所以可以選擇忽略。這就好像老板薪水給的夠高,就自以為能要求員工無止盡的加班一樣。身體已經告訴我,你該休息了,我先是磨牙不止,不只睡覺時磨牙,連寫書時也磨牙。寫作時間過長,整脊醫生上個月就已經給我最後通牒,她說,你再不修正你的寫作時間,我就不再幫你整脊了。我也知道我不能一直拿整脊醫生當作弊工具,但人一自大,就容易目中無人,所以變本加厲的延長寫作時間。

 

開始發燒時,沒有感冒症狀,所以我只是覺得全身不舒服,但還是一點都沒有減速。後來家人發現我店裡見到的產品價錢跟真正張貼的有所差距,我自己發現我早上email裡見到的一週二次,下午看變成二週一次。不只這樣,最嚴重的是,需要思考的事情,我都想不清楚,排不出順序、無法決定、無法執行。我這才知道自己體溫升高,磨牙地上顎接下顎處開始腫起來。由於我的視力、思考力都大大的受影響,我才知道,自己真的是用腦過度了,神經可能發炎了。

 

看著女兒課外活動的接送、兩本書的製作與各項決定、門診、部落格裡永遠回不完的上百封信、要完成的食教、苗該下地的菜、家人的早餐、便當、晚餐,我只能全數認命的放下,去睡覺,因為除了睡,我什麼也做不好。睡得好、吃得好,發燒時間開始減少,但有趣的是,我只要一開電腦,燒馬上回來(像現在)。身體要說的話,真是再清楚不過,人聽不見它的聲音,是自己的問題。我那矇騙自己,自以為是身體老板的日子,也被它這次的漫罵喚醒了。我們是夥伴,它霸工,我就什麼也別想做。你要去演講,它就讓你上、下顎腫起來講不出話來,身體甩你巴掌把你打醒的能力,真是無人能及。

 

講了那麼多,只是要說,食教停播一週。因為我決定聽賴宇凡書裡寫的話,聆聽身體的聲音,對它好一點。另外一個原因是,我先生規定我這星期只准做少奶奶,其他什麼事都不准做。

 

呵。我要去做少奶奶了,免得被他抓到我在用電腦。

發表迴響

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