食不知味續集

首頁Home > 文章POST > 一般文章 > 食不知味續集

食不知味續集

小女兒正在接受DNA矯正。這種新型矯正是蔡院長推薦的(我們還會再做詳細介紹),由於女兒矯正的效果神奇的好,所以我一回美就迫不及待的去找醫生要求做DNA矯正,根治我磨牙的問題。我一張開嘴,醫生就皺眉頭,他問我:你牙根在發炎,你痛嗎?我一頭霧水?發炎?痛?沒呀。牙很久沒問題了。馬上X光。

 

呃,上牙右邊第三顆很清楚的看見牙根處有個黑影。原來醫生見我上顎有個小水泡知道的,牙根發炎的膿水自己做了一個通道(sinus tract)把它排出,所以我才不痛。這個小水泡從二月(壓力最大之時,磨牙最厲害之時)就開始出現,我還在想最近上火怎麼水泡都長在同一個地方呢,沒想到是牙根發炎。這可解了我的食不知味。上牙根發炎大概有影響到嗅覺神經,而嗅覺能直接影響味覺(這部分會再請蔡院長解答)。醫生認為我大概磨牙太厲害,所以原本蛀牙的填補鬆動了,那個填補處離牙根很近,因此有空陷就受感染。壓力一大免疫力下降,牙就病了。

 

牙根發炎也解釋了我腎上腺極度疲倦的謎。我本來想,我上個月是很累沒錯,壓力雖大,心情卻很好,應不會讓它累到造成體內鈉失衡,形成對鹹味的要求不同。原來是體內持續微量發炎,造成腎上腺的疲累,它是腎上腺出問題一個很常被忽略的原因之一。

 

蔡院長建議我做根管治療,因為牙神經已死,而那裡沒有血液能做壞死細胞的回收與清除,感染和發炎便能持續。真讓我感慨,以往的人在沒有醫療技術下,能為一個小小的牙發炎而送命,因為如此的微量發炎能把整個腎上腺搞垮,腎上腺一失守,人就沒元氣了。

 

做完根管治療,整個頭麻了幾日,小泡開始收口復原,前幾天,我突然聞到我先生的屁,用力拍他問他是不是沒好好咬,蛋白質沒消化完全。他傻笑說:「我放了一晚了的屁你現在才聞到。」我突然想慶祝,啊,對呀,好久沒有聞到東西了,現在連屁都香。第二天早晨,是被女兒在烤牛角麵包的香味弄醒的。人生有味的感覺真好。

 

雖然腎上腺還是很累,對鹹味還是很不敏感,但它已慢慢在恢復。每一口有味道,我都很珍惜。

 

*我現在很確定,如果對味道不敏感,一個是要查自己哪裡微量發炎,一個是要去檢查鼻腔和口腔是不是出問題了。微量發炎一定要查出來,因為它只要爆發一定是大病。我感謝身體給了我食不知味的重要訊息,省了我一場耗劫。

發表迴響

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