醫生也是人

首頁Home > 文章POST > 一般文章 > 醫生也是人

醫生也是人

常有人問我:「宇凡,你是不是很討壓醫生?」我一定常聽起來是這樣的,因為有很多持的看法和大部分西醫的理念不同。其實,我學的東西,全數是醫生檢討後發現的。這世上有勇氣、有敏銳思考與分析的醫生,不計其數。會進醫學院的人,本身就是不喜歡抄近路的人,醫生的權威,是如此建立的。但醫生是人,人會被病人的情緒和痛苦影響。這次隔岸提供病人醫療上的建議,讓我深深的感受到,做醫生的責任沈重。

平時學的一切,必須考慮的面向,都很有可能在面對病人迫切的痛苦下,而忘得一乾二淨。明明用意是在找出病因,但是病人的眼淚和呻吟,以及家屬的焦急與無奈,都讓人很難不急急的對著症狀下手。但是,對著症狀下手,不表示根治。對著症狀下手,只能期望病人能暫時減輕痛苦。如此急著介入症狀,卻很可能會阻礙身體治療自己的過程,所以雖然病患的症狀減輕了,病因卻還是存在。下次再出現時,卻可能是排山倒海的來。這次我一見病患的眼淚和家屬的焦急就著慌了。我一慌,就忘了病患只是處於弱勢,並表示他是弱的。因為我覺得病患弱,所以我便要病患依賴我的專業能力,強力插手介入。我忘了身體最需要的是了解和援助,並不是強力介入。這次我犯的錯,跟一般醫生平時最容易犯的錯沒什麼兩樣。我對醫生的感受,從對立,到同情,現在是有同理心。

從這個經驗,我習得不小看自己的情緒和病人與家屬的情緒。因為情緒的影響,在幫助病人的過程中很容易從援助的角色,變成介入的角色。因為情緒的影響,很容易變成那裡漏補那裡,而不去找水源,把它關掉。情緒,有力量能讓健康行業從業人員,摒棄調整健康基石,不把身體的痛苦當警訊,而把它當敵人。

穿一天醫生的鞋子,就知道醫生一整天要面對的痛苦有多少。見病人痛,醫生也會痛。誰都不喜歡痛;誰都會想盡辦法避免痛苦。所以如果我不想見病人往後有乳癌,那就先把乳房割掉(美國現在很盛行)。所以如果我不想見病人往後有子宮癌或卵巢癌,所以就先把卵巢和子宮趁有空的時候先拿掉。這些手術,在美國叫做preventative surgery預防手術。你想,天呀!這太可怕了吧。可是你如果把情緒放進這個天秤上,就不難理解,因為醫生也是人,醫生也會想盡辦法的逃避痛苦。有時,我們逃避痛苦的手段能超越分析思考,更能超越理智與邏輯。只要是人,都有可能會被陷在裡面。所以,在你使用任何一種醫療系統輔助健康時,不管它是中醫、西醫、心理醫生,都不要忘記,醫生也是人,所以在衡量醫師的診療建議時,把醫生的情緒也一併考慮進去,才能確保診療建議的中立。

發表迴響

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