血糖與體重的關係

首頁Home > 文章POST > 一般文章 > 血糖與體重的關係

血糖與體重的關係

sara-comparison_JPG

我有滿肚子的故事要寫,但是我不得不先把這篇搬出來。因為我發現,很多客戶和學生的心理疾病是減肥減出來的。常常身體在走回平衡的路上,又被減肥這個行為打回地獄裡了。這是一個我取得自由,不再被「減肥」奴隸的故事。


我生完老大時,身上留了20磅肥肉(近十公斤)。體重從125磅,變成了145磅 (65.9公斤)。那時,對飲食沒有概念,零食亂買亂吃,卻對有油有脂有肉的東西,怕得要死,覺得一吃這些東西就要長肥肉。家裡做菜,能不放油,就不放油。所有的東西都要求低脂,牛奶低脂、起司低脂、餅乾低脂、麵包低脂、Yogurt低脂、蛋糕低脂,連加工好的肉類也都要求低脂 (無骨無皮的)。我早上運動、我晚上運動,不管我如何運動,我的體重都再也沒有掉下來過。我吃大量的蔬菜,便秘卻異常嚴重。更糟糕的是,大女兒的便秘更嚴重,只要她一想上大號,不管人在那裡,她都會尖聲哭嚎。醫生卻說,這個年紀的小孩都會這樣。

生完老二時,我的身上又多了20磅肥肉。體重從145磅,增加到165磅 (75公斤),最重時,大概要達170到175磅(近80公斤)。那時的我自信低落,情緒不穩。動不動家裡就像演瓊瑤連續劇,跟老公哭得死去活來的。我常常好幾個禮拜不照鏡子。沒有衣服可以穿,我就天天穿寬大的運動衫。我不喜愛逛街,所以很多衣服都是先生買給我的。有天他帶回兩件上衣,我見了衣服就火:「你這是買給歐巴桑的吧,難看死了。」他不好意思的說:「老婆,我覺得你會喜歡的都找不到你的尺寸。」我著實為了這兩件衣服哭了一頓。後來沒衣服穿,歐巴桑衫還不是往身上套。

剛生完小女兒奔回台去見只剩一口氣的外公,爸爸到機場接我,我站在他前面,他卻老望著遠處找我。我喊他:「爸爸!」他嚇了一大跳脫口而出:「哎喲,你怎麼胖這麼多?」最讓我難忘的一次,是我去先生公司送豬腳麵線給他個生日的驚喜,他回來時竟帶著我們的結婚照片。我問:「帶這個回來幹什麼?」他說:「同事今天見到你,問我是不是再娶?我帶這個回來,以後免得誤會,還要再解釋。」(我有時懷疑老公是不是有自閉傾向)我胸悶,久久說不出話來。

我越胖,就越怕吃油、吃肉。我越胖,就越喜歡餓自己。動不動就減肥,這餐不吃、那餐不吃,一天到晚吃不加沙拉醬的沙拉,卻總是越減越胖。胖到最後我走路時雙膝疼痛,呼吸困難。我不知道,為何把自己餓成這樣了,還是不停的長肥肉。難道真是媽媽家的體質嗎?喝水也會胖嗎?

這時媽媽持續好幾年的更年期症狀依舊沒有減緩,情緒不穩,把全家都折騰得緊。我看電視裡介紹了一本討論更年期的書,是個營養師寫的。我買來看,第一句便是「更年期症狀是長年飲食不良引起的」。我一直以為人老了,就會有這些病。人生了孩子,就會胖。在書裡,作者提到了一個我很感興趣的概念,那就是─血糖如果平衡了,連睡覺時都可以減肥。我到處收集資料,終於把這句話裡裡外外都弄懂了。但是,我依舊持疑:「開玩笑吧,怎麼可能會連睡覺時都可以減去肥肉?」我半信半疑的開始新的飲食習慣,我抱著不妨一試的心態,反正把自己餓得半死,卻一點效果都沒有。

作者說,最容易震動血糖的食物就是糖。廢話!但我不知道的是澱粉、水果等都會消化成單醣,進入血液。油脂和蛋白質是平衡血糖最好的利器。(我們說的都是天然的油和脂,不是反式脂肪) 我也從不知道最高品質的蛋白質和油脂,都是動物性的。原來澱粉也是糖呀!所以,我把白麵的東西全換成了粗糧。我看了動物性油脂依舊怕怕的,所以選擇在飲食裡只增加動物性蛋白質。我開始吃牛肉、雞肉、豬肉、羊肉。我平時出門,包裡都會帶一些花生榛果類的東西,因為那裡面有植物性油脂,可以平衡血糖。我們家的早餐原本都是麥片加牛奶,後來開始有蛋、肉片、起司,但所有的東西依舊都是低脂的。

飲食改變後,最明顯的變化便是我的手不會在兩餐中間抖了。正餐時,我也不再狼吞虎嚥。大女兒,則是在學校的注意力時間增長了,不會在第二堂課時就打瞌睡。那時,我倆都還是有便秘,但沒有以往嚴重。胃酸和漲氣的情形依舊是餐餐都有。

我的體重開始緩緩的下降,一個星期兩磅,我肚子一圈的肥肉,開始不見了。我的驚喜難以言喻。因為體重開始減輕,我不易疲憊,所以即使沒有運動,我的活動量卻開始變大。我對先生和孩子開始有耐心,不會動不動就掉眼淚、易怒、多疑。我對自己,不再感到厭惡。

因為要控制糖的攝取量,我才發現以前以為自己不吃甜的,根本是自己欺騙自己。大量的澱粉不說,麵包、蛋糕、甜的飲料一點也沒有少喝。有的時候,餓起來不敢吃肉吃油,卻塞一大堆水果騙自己吃得健康。算一算,我整天都在吃糖。慢慢的,家裡的甜飲和零食都開始消失了。我總算把什麼是甜、什麼不是甜的搞清楚了。前幾天和女兒聊天,姊姊述說了一段回憶,最能反應我原本的錯誤觀念。她跟妹妹說:「有一天吃飯前,我正準備要吃巧克力餅乾。媽媽把我的手抓住說,不要吃這個,這個是甜的。吃這個,這個不甜,比較健康。你猜媽拿什麼給我,她拿洋芋片給我啦,她覺得那是鹹的啦。」妹妹摔到地上,拍地大笑。

三年後,我的體重降到135到140左右。只要多吃一點點,體重馬上反彈,但是沒有到無法控制的地步。那時的我,依舊拿著榛果走來走去,還是很怕自己會餓到。

一天在松山機場,有人託我把她的老媽媽平安帶到上海(我去上海培訓心理咨詢老師)。老媽媽坐在我身旁,盯著我手上拿的護照看,突然問我:「那是你嗎?一點都不像。」我看看自己手上的護照照片,笑著說:「是呀,這是我最胖的時候。常常被海關質問哦。」她抓著我的手說:「你可以告訴我你怎麼瘦的嗎?我的上海媳婦結婚後胖了快30公斤了。」在候機室,我照往常一般,拿了一張白紙畫了我自己發明的圖,來說明血糖和體重的關係:

我問老媽媽,媳婦是不是愛吃澱粉類的東西。她問我什麼是澱粉類的東西?

我說:「像米、麵、根莖類蔬菜如蘿蔔和土豆,像豆類如黃豆、紅豆、綠豆,像加工過麵粉像零食。有些健康食品如蒟蒻、和粉、米線、米粉等,也是用加工過的豆類做的,也都屬澱粉類。」

老媽媽點點頭說:「這些她全都愛。上次我去上海的時候,晚上回來都十一點多了,還要我下芝蔴湯圓來吃,真是可怕。」

我握握老媽媽的手跟她解釋:「媳婦不是嘴饞愛吃,是血糖逼她這麼做的。」

老媽媽疑惑的看著我說:「可是媳婦沒有糖尿病呀!」我說:「糖尿病是血裡的糖已超出的正常血糖範圍才偵測得到的。我說的血糖震動是醫學界所界定的正常血糖範圍內。你看這個圖,她一起床吃的東西如果都是澱粉,到了血液裡都變成了糖,血糖就快速升上去了。」(圖標1)

老媽媽說:「對呀,一起床就學上海人吃泡飯配鹹菜。」

diet-blood-sugar_1_JPG

我繼續說:「血糖過高,人會昏倒,對身體各部位都有很大的危害,所以身體以緊急的方式,試圖阻止。因為糖進來的速度太快,胰臟無法反應,所以就製造過多的胰島素(insulin)來回應。」(圖標2)

diet-blood-sugar_2_JPG

因為胰島素過量生產,所以血糖又被大力壓了下來,就這麼又掉過了平衡線。我說:「吶,血糖掉得太低了,人又得昏迷過去,對身體的各部位也同樣有很大的危害,所以身體又會以緊急的方式試圖阻止。這時,腦子就會指示妳媳婦趕緊去吃會快速成為單醣進入血液的食物。所以她這時總會想抓點什麼甜的來吃,控制不了的。這就是為什麼糖是世上最容易上癮的東西。如果她這個時候沒吃到能化為單醣的東西,那她的壓力荷爾蒙皮質醇(cortisol)就要出動,在全身的肌肉裡搜括營養(心臟也是肌肉組成),合成糖原(glycogen),它是一種高糖,就把血糖快速提上去了。」(圖標3)

diet-blood-sugar_3_JPG

老媽媽若有所思的說:「難怪她老想吃甜的,我還以為她就是貪、就是饞咧。」

我說:「喏,她的血糖都在正常值內,那是因為她的血糖荷爾蒙都還起得了作用。但是,在這個範圍內,就像坐雲霄飛車一樣上上下下的。整天,她吃什麼都是給血糖遷著鼻子走。」

老媽媽是個好學生,問了個好問題:「這樣為什麼就會胖呢?」

我見到了這種學生,總是說得很過癮:「因為她整天的血糖這樣震盪,胰島素充斥血液。胰島素除了降低血糖外,還有一個工作就是儲存脂肪。所以就變成好像喝水也會胖了。胰島素把過多的食物、用不完的能量,都轉成脂肪,儲存在肚子和大腿上。」

老媽媽猛點頭:「對呀,我媳婦就是肚子和大腿上肉最多,一坨一坨的。所以不吃澱粉,這樣就可以瘦了嗎?」

我說:「嚴格來說,是血糖平衡後,體重就可以平衡。而油脂和蛋白質就是平衡血糖最好的食物。吃一片麵包,30分鐘以後就餓了。但是吃一片麵包加一個蛋,應該可以撐3個小時。等血糖平衡了,胰島素不老充斥血液,胰島素的表姊血糖荷爾蒙─胰高血糖激素(glucagon)─才能製造和工作。」

老媽媽說:「只聽過胰島素,沒聽過這個東西。做什麼用的?」

我說:「胰高血糖激素跟胰島素相反,那就是它會把身體裡過多的脂肪拿出來燃燒,變成能量。所以如果身體裡能保持這兩種血糖荷爾蒙的平衡話,脂肪隨時都可以燃燒,連睡覺都可以減肥哦。」(圖標4)

diet-blood-sugar_4_JPG

老媽媽說:「真的呀!那我去上海多幫我媳婦做點高蛋白質的東西。油還是少吃點吧。」

我那時對動物性油脂有恐懼和歧視(全世界的健康組織都對動物性油脂有歧視),所以我說:「嗯,那就吃植物油吧,多帶榛果在身上吧。」

老媽媽說:「那不吃可以瘦嗎?我看媳婦老是早餐不吃,喝杯咖啡說要減肥啦。」

我說:「不吃不等於吃得健康。不吃一樣要胖,你看,不吃的圖只是倒過來而已。但是,血糖一樣要坐雲霄飛車。」我畫給她看:

diet-blood-sugar-dont-eat_JPG

老媽媽點點頭說:「難怪我看她越餓越肥。我還以為她就是懶才會這樣的。生完孩子後脾氣越來越壞,一年肥過一年,我還以為她仗著為我們家生個金孫就懶了咧。」

我以理解的口氣說:「也難怪,你看,我們全身的荷爾蒙都不是獨立運作的,性荷薾蒙、血糖荷爾蒙,和壓力荷爾蒙都是相互影響的。懷孕是性荷爾蒙起了變化,如果血糖荷爾蒙這時還不平穩,所有的荷爾蒙很容易一面倒。我懷孕時,不但人開始胖,一天到晚掉眼淚不說。脾氣更是壞到極點。」(圖標5)

diet-blood-sugar-dont-eat_JPG

老媽媽說:「為什麼會脾氣壞咧?」

我說:「你看,血糖掉下來的時候,是用什麼把血糖提上去的。」

老媽媽看圖說話:「是壓力荷爾蒙。」

我點頭:「如果壓力荷爾蒙都拿去提升血糖了,那生活裡的壓力是不是沒有荷爾蒙幫忙處理了,很難承受的。」

老媽媽一臉驚恐說:「所以她老是一下就大吼大叫、一下子又大哭大鬧的,是嗎?」

我說:「對呀,你那個時候(指著血糖掉下來的時候),如果擋著她的湯圓路,肯定會遭殃的。」(圖標6)

diet-blood-sugar-dont-eat_JPG

老太太呵呵笑:「對!對!上次我說太晚了,還是不要吃湯圓了吧。她立刻板臉給我看,說吃一兩粒湯圓有什麼。呵呵,我想,我現在比較能理解她為什麼會那麼胖了,比較不會怪她了。」

發表迴響

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