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由時報報導--接種流感疫苗兩年後死亡 首例判賠

首頁Home > 文章POST > 一般文章 > 自由時報報導--接種流感疫苗兩年後死亡 首例判賠

自由時報報導--接種流感疫苗兩年後死亡 首例判賠

by賴宇凡

 

 

 
台灣在美國政府於2008年賠償因疫苗而得自閉症的Hannah Poling 後,也出現了首例賠償案例。這篇新聞裡最讓人憂心的,是衛福部強調:「若衛福部不上訴,未來民眾注射疫苗發生不適,都將動輒走司法程序,恐造成疫苗廠商被告到死或破產,降低提供疫苗意願。」它會讓人憂心,是因為:

 

第一、民眾並不只有發生不適,民眾已經失去性命
第二、疫苗廠商是全世界唯一生產傷害人們產品,卻不需要負責的公司,除非修法,否則不會被告到死或破產。

 

為什麼疫苗公司無須為傷害人的產品負責呢?1980年代,美國由於百日咳白喉破傷風三聯疫苗被害人獲判高額賠償金,導致疫苗公司倒閉,引發疫苗不足事件。美國於1986年通過<<國家孩童疫苗傷殘法案>>(National Childhood Vaccine Injury Act), 此法案通過後,人民不能直接控告疫苗公司,賠償事項由政府處理,而賠償金額是向人民徵收的。台灣的賠償金稱做「預防接種受害救濟基金」,這筆錢是向疫苗廠商徵收的。會有賠償金設立,就是因為疫苗是有風險的。

 

美國人民最可憐,被傷害,不能走一般法庭程序,而必須進入疫苗法庭(Office of Special Masters of the U.S. Court of Federal Claims), 此法庭,並「沒有」陪審團。他們被傷害,是拿自己繳的錢賠自己。所以我說,疫苗公司成為全世界唯 一不需要為自己商品安全負責的企業。而台灣人民的疫苗賠償實是疫苗公司繳交給我們政府的,那賠償的錢並不是我們政府或人民出資的。既然公司商品傷了我們國家的人民,那我們國家的衛福部為什麼要槍口對著自己的人民去上訴呢?這場仗你為誰打?你到底站哪邊?人民那邊?疫苗公司這邊?

 

全世界被疫苗傷害的人,並不少。美國疫苗法庭上千案例等著被判決,除了台灣,日本63名年輕女性因子宮頸疫苗受害者,集體控告英國的葛蘭素史克藥廠(GlaxoSmithKline)與美國默沙東藥廠(Merck)的子公司MSD。

 

疫苗助人效益並不大,從近百年來的公共衛生資料顯示,它並不是終結世界各項傳染病的大功臣。以下是從我第四本書<<瘦孕、順產、讓寶寶吃贏在起跑點>>中截下來的圖,這些圖的原著出處是:  International Mortality Statistics (1981) Miachael Alderson。

 

Screen Shot 2016-10-06 at 3.31.02 PM
Screen Shot 2016-10-06 at 3.31.12 PM
Screen Shot 2016-10-06 at 3.31.23 PM

 

我們可以看到,讓傳染病死亡率大幅下降的,並不是疫苗。但是,全世界的疫苗公司都會告訴你,你不打疫苗,就會失去群體免疫力(herd immunity),所以個人必須承擔風險,以保全大家。他們亦於民眾間煽動一種情緒,那就是拒打疫苗的父母,就是危害公共安全的人,大家都應該打擊批鬥。如果你們打"herd immunity lie"再用google 翻譯,就會找到許多反證的理由。你們會發現,真正危害公共安全的並不是拒打疫苗的父母,而是錯綜複雜的「利益勾結」。

 

我前述Hannah Poling的賠償案例發生時,美國疾病控制中心的首長是Dr. Julie Gerberding。疫苗法庭賠償給付確立後,Dr. Julie Gerberding堅稱,給付賠償並不表示Hannah Poling的自閉是疫苗直接造成的。Dr. Julie Gerberding下台後,便隨及上任美國藥廠Merck的疫苗部主席。對,這個美國默沙東藥廠Merck,就是日本63名年輕女性集體控告MSD公司的母公司。

 

我常聽病患說,我們怎麼告得贏這些有錢的藥廠?歷史上,扳倒巨人的小民比比皆是,菸草公司以往也可以在廣告上說自己賣的香菸是有助健康的產品:

 

fd34277e5c2645a71bf989b8559ce5e7 (1)
07adco3_450

 

菸草公司終究承認了自己的產品是有害健康的。

 

所以我說,台灣疫苗首例判賠,是個該慶祝而不是該上訴的日子。

 

*有關「打疫苗真的有用嗎?」「疫苗裡到底裝了什麼?」「不打疫苗可以入學嗎?」「如果真要打疫苗,該怎麼打?」等詳細疫苗資料,請見<<瘦孕、順產、讓寶寶吃贏在起跑點>> p.298-313

發表迴響

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