網站緣起

網站緣起

2009年八月,我帶著孩子,輾轉從中國到台灣,回到了加州。我因國會頒的Fulbright 獎學金,旅居中國一年做研究,兩個孩子跟著我在上海的當地小學學習。風塵僕僕的回到家,只想好好休息。我照著以往的習慣,去Costco買菜,回家煮了雞肉和青菜。沒想到,兩個孩子吃了一口,馬上拎著眼皮一臉為難的看著我,大女兒發言:「媽媽,我不想吃這個肉,有味道。」她倆如此為難,是因為咱家向來奉行我媽媽的致理名言,那就是「老娘做什麼,你就吃什麼!」所以她倆沒動筷子,我倒感到好奇。我夾了一塊雞肉放進嘴裡。雞肉沒雞的香味不說,還可以嚐出一絲絲的苦味。我皺眉說:「怎麼會是這個味道?」她們倆見媽媽也吃不進去,便開始拿這雞肉大做文章:「媽媽,這個雞有怪味道。這個雞跟中國和台灣的土雞不一樣。」


我心裡不停的著磨:「這雞怎麼是這個味道?」孩子不吃,我速速必須找到答案,我開始積極地挖掘資訊。沒想到,這一挖,卻是個無底洞。這一挖,竟挖出了美國研究單位、政府機構、食品公司,及西藥廠的勾結。這一挖,竟挖出了我對心理健康行業(我本行)的質疑。這一挖,竟挖出了我們家的飲食革命。

少油少鹽,真的好嗎?油不好,那一百年前的中國人,怎麼都沒有心臟病呢?那個時候,我們只吃豬油。鹽不好,那中東國家的人,怎麼會把鹽礦珍視為金礦呢?吃葷的不好,那我們以打獵為生的祖先,如何能在森林裡迅速奔走與猛獸搏鬥呢?吃素的好,那為何我最嚴重棘手的心理病患都是吃全素的人呢?這些標準是誰訂的?有沒有想過,真正不好的,是那個訂標準的機構?美國食品藥物管理局 (FDA)、跨國食品與藥品公司是如何聯手讓你一見油、鹽、肉,就嚇得魂飛魄散,「Sara的食食課課」一一為你揭露,同時教你如何把享受美食的權利要回來,以及找回健康!

發表迴響

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