細胞壁、骨質酥鬆、固醛酮!? 我承認我中文很爛,真的。

首頁Home > 文章POST > 一般文章 > 細胞壁、骨質酥鬆、固醛酮!? 我承認我中文很爛,真的。

細胞壁、骨質酥鬆、固醛酮!? 我承認我中文很爛,真的。

話說我爸怕我嫁到美國,所以在他外派期間,把我送回台灣唸大學。我想唸醫,我媽哭了三天,爸不想我嫁到美國、媽媽不想我嫁給醫生,真受不了這兩個怪人,我最後填了新聞系,因為我在美國外派圈中的中文是好到嚇嚇叫的,而且寫作總是能讓我得到許多快樂。誰知我會考進了政大新聞系。政大新聞系裡的同學,多是全國中文比賽奪冠者,許多人是因為中文好到不行保送進我們系的。

 

進了政大新聞系我才發現自己中文有多爛。爛到我連軍訓都要唸一夜才過得了,爛到中文作文課,大家一下就寫完卡拉ok去,我卻坐在那裡一把眼淚一把鼻涕寫四個小時才交得出一小篇。在大學報紙裡做版面主編時,同學都抱怨「老是寫錯字的人怎麼可以當一個版的主編啦」,老師都說「宇凡你這樣不行哦。」說真的,我做得很心虛。但是,政大新聞系有一個傳統,就是大家都是腦子開明(open-minded),且都有點兄弟情義,大概是因為我們那個年代(老人) 進這個系都有伸張正義以及貢獻的心。

 

所以老師都不管你中文有多爛,他照樣不達標就不收,他陪你在那裡寫四小時,你寫你的,他改他的卷,他不急你急什麼?交了卷,他不管自己要花多少時間,滿江紅把你淹死,他還是要一條條全班一起評議,大家一起進步學習,我們的寫作自由肌就是這樣訓練來的。同學則是,「宇凡英文你教我們、中文我們罩你」。就因為有他們,我才能在政大新聞生存了四年。但我出中文書時,還是讓同學都差點嗆死! 什麼?宇凡,中文書?

 

對,我中文就是很爛,哪個字是哪個字常分不清楚。我寫書,編輯海靜要調動語句就少條命(因為中英文語句常是相反的),就光挑錯字就白掉了頭髮。其實,我整個營養教育都是英語世界,我每一次在演講和寫作時,其實都是在腦子裡做翻譯的工作,這些字不是我原本學的字,我原本學的字是英文。所以,我學的是cell membrane,但我中文辭彙真的很淺,它就可能在演講時被我說成細胞壁。吼,不是細胞壁哦?還有一個叫細胞膜哦! 在調查局演講時,我ppt.上打的是骨質「酥」鬆,呃,不是很酥的酥嗎,哦,是「疏」鬆,在我的腦子裡,它就是osteoporosis。我馬上要上傳的另一個演講裡,我看著對的ppt.醛固酮也要講成固醛酮,但在我腦子裡它就是aldosterone 。這是為何出版社每次在我上媒體時都要再次溫柔叮嚀:「宇凡,如果不確定中文是什麼,就講英文就好了。」我很用力點頭,但是我不是很喜歡跟說中文的人滿口英文,我覺得很不尊重別人。

 

但是我很幸運,因為我也遇見了跟我老師、同學一樣寬容開明的讀者、編輯,大家都對我的爛中文很包容,給我機會讓我繼續快樂的寫作與教學。我想讓你們知道,我對於自己犯的語文錯誤,是認真檢討學習,絕不再犯,因為真的太誇張了,怎麼會是細胞壁嘛。如果下次你在影片中見到宇凡說錯,請跟孩子說,這是錯誤示範,大家要趁小把中文底子打好才是。

 

*後來我在汶萊用英語演講時,我在做了29場中文演講後又把血小板翻譯回英文時突然腦子一片空白,還好老公坐在那裡給我問,我才想起來我現在要講的英文是什麼。這個英文演講的影片會在英文ebook出版時一起上傳youtube。

發表迴響

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