為什麼我們那麼害怕孩子不分享

首頁Home > 文章POST > 一般文章 > 為什麼我們那麼害怕孩子不分享

為什麼我們那麼害怕孩子不分享

我在Sara的健康自己來節目中有談到,父母如果用強迫的方式要求孩子分享,那等於是掠奪,它並不是教育分享的好方法。(https://www.youtube.com/watch?v=MZITdl0L9K8&feature=youtu.be)

如果我們不審視自己做事情的原由,就很難改變自己的行為。所以我們是不是該問:  為什麼我們會那麼害怕孩子不分享?怕到要去強迫孩子分享?

 

第一次見女兒不願意讓公園小朋友碰她的沙坑玩具時,我還記得自己心裡的惶恐、緊張和羞恥。那時我還沒有受心理訓練,第一個反應就是把玩具從她手裡拿過來給別的小朋友。女兒愣了一下,就坐在那裡大哭起來。我還記得她眼睛閉上、眼淚掉下來前的委屈眼神,也記得拿到玩具那個小朋友眼裡閃耀的勝利。我從羞恥、惶恐變成了難過。

 

後來了解了界限,才知道女兒的眼神裡說明的是我對她的背叛。我是她母親,本該保護她的界限,但現在卻帶頭來侵犯她。問題是,不是只有女兒有情緒,我當時的情緒也很真實。情緒必定其來有自,它多數是想要保護我們而產生,那女兒不分享,我為什麼要惶恐、為什麼要緊張,我在羞恥什麼?

 

這事我想了很久總是想不通,因為我觀察外國媽媽,他們很少有我這樣的反應。小孩子不分享,他們好好講,我好像從來沒有見過哪一個西方父母把東西從孩子手上搶來給別人,但這個情況在亞洲社會中,卻是常態。為什麼?文化沒有程度之分,它只有差異,沒有好壞,問它好不好,問不出個所以然,你只能問,文化從哪裡來?

 

我覺得,我們害怕孩子不分享,是因為我們怕哪一天孩子有需要時,別人不跟他分享。今天你不給他,下次你需要時,他就不給你,這個在集體社會,大家資源共享以求生存的前提下,是個可怕的後果。如果回顧以往的社會,能夠見到家家戶戶資源都不足,因為不足,所以我的孩子今天到你家吃個飯、你的孩子明天到我家吃個飯,我今天來跟你借個蔥、你明天來跟我借個蒜、,今年你有需要你來個會、明年我有需要我來個會。長久以來,我們是如此互相分享而生存下來的,我們會講究集體,去模糊界限,不是沒有道理的。這樣,我可以理解女兒不分享時我那個惶恐、緊張與羞恥到底哪裡來了,因為我承襲的是傳統社會裡的價值觀,而那個價值觀是那個時代生存的必要條件。所以,你不分享,我一定要強迫你,要不你往後如何生存?

 

既然我承襲的是以前的價值觀,那我就要把這個觀點放到今天所處的環境裡看看適不適用。現代社會,已非靠分享才能生存,現代社會各家憑本事,各自為自己負責,沒蔥蒜去超市買、沒錢去貸款。女兒不懂的分享,將來會產生的問題,會是不懂得社交,社交會影響工作,但這件事不會立即且直接對她的生存造成影響。既然對生存沒有直接影響,那我慢慢教就好,不需惶恐、不用緊張,更無須感到羞恥。當這些情緒都因為理解而消失了,教育就不再急燥,分享不再需要用搶奪來示範,我可以慢慢解釋、慢慢示範,找尋很多機會教育,建構孩子分享的美好經驗。

 

我會開始要求自己是「如何教育分享」,是因為我發現我的孩子在鄰居家玩動不動就哭著回家。回到家來講的不外乎是朋友搶她的東西、朋友連合起來欺負她。一開始我會訓斥她,跟她說小朋友一起玩就隨和一點、大方一點,不要那麼小氣,別人想要就「分享」。一直到了她二年級,這事最終演變成了霸凌。女兒被同班同學霸凌。霸凌,不就是掠奪界限,這不是我帶頭示範的嗎?不但如此,我也從沒有教導過女兒要如何守護自己的界限。這下可麻煩,界限的建構可不是一天、兩天的事情,它需要多少溝通與行為管理的教育,一直到國中,她才有自信能保護自己的界限而不受欺負。一直到今天,有時她都會因為過度保護自己的界限,而顯得嚴肅、冷漠。

 

以往我們強迫分享很簡單,也可能很有用,反正表兄弟姊妹本就合穿一條褲子,你家我家本就走同一個門,社會互相依賴生存是常態。但是今天卻不同。今天我們面對的不只是自己文化裡的人,全球化競爭的結果,是我們也必須面對其他文化的人。如果別的文化在教育孩子分享的同時,也有尊重他們的界限、教育他們如何保護他們的界限。那麼,我們教出來把掠奪當分享的孩子,跟前述文化中的孩子撞上時,會有什麼樣的結果?我們是否應該審視一下。

 

分享是很重要,但「如何教育分享」在現今這個時代,卻是更顯重要。

發表迴響

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