沒有研究團隊,沒有助理、秘書

首頁Home > 文章POST > 一般文章 > 沒有研究團隊,沒有助理、秘書

沒有研究團隊,沒有助理、秘書

我父母的醫生曾經問:「她(宇凡)有多大的研究團隊?」有人收到我回的信問:「是不是秘書回的?」

 

我沒有研究團隊,也沒有助理、秘書。我的研究,是自己查書、搬書、翻書得來的。能在短時間內做出研究結論,製作成食教,是因為我對身體有通則的認識。而能迅速的找尋對的資料,端要感謝政大新聞系與東灣心理研究所的操練。以全觀看身體,很多問題不需要念盡研究與書籍才可能理解與得到結論。有趣的是,我本來做研究時就不喜歡寫制式報告、不喜歡以大家看不懂的言語說明事理、更受不了用他人片段文字組成自己的意見。我在研究所做研究時,最喜愛的便是上台報告時間。我喜歡以別人能理解的語言將很難懂的概念呈現,我更喜歡將研究對照經驗,集結成自己的意見分享他人。做研究生時,我上台報告那天,老師是不點名的,因為老師說我報告的日子,沒有人會缺席。但是,我的報告通常都會因為沒有用制式言語與撰寫方式,被扣分扣得很慘。

 

至於回信這事,每一字都是我自己打的,因為我們家除了我沒人會讀寫中文。雖然有時我很想把已經被問到第三千萬遍的問題交出去給我那不存在的助理、秘書,但很怪的事情是,每一次回答,我都有新的理解與體悟,因此,對於回你們信這事,我是很認命的。我想,這是天交給我的修行,我便在其間領悟其意即可。

 

說真的,我不但沒有研究團隊,沒有秘書、助理,而且我還必須在家中扮演家人的啦啦隊、秘書、助理、司機、廚子、園丁、溜狗人、清潔工和下女。我不知為何大家會有如此的幻想,其實,這才是我真實的生活。呵。

發表迴響

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