放棄「另類營養師」,改賴宇凡的飲食革命

首頁Home > 文章POST > 一般文章 > 放棄「另類營養師」,改賴宇凡的飲食革命

放棄「另類營養師」,改賴宇凡的飲食革命

一直不停的有人留言質疑我自稱營養師是觸法的,讓我常要浪費時間去念。我無意觸犯法律,但我的直覺是,煩吧!營養師在美國就是有兩個稱謂,一是Dietitian是執照,一是Nutrtitionist是證照,那中文到底要我翻成什麼嘛!而且,「另類營養師」是廣告才子范可欽封給我的,「另類」就是不正常的意思,我很喜歡。我一向不太喜歡人叫我做什麼我就做什麼,所以,本來想諮詢律師後再說。


可是,昨天晚上我跟自己美國的一群好友出去玩,我便對這事有不太一樣的看法了。我的好朋友是Dietitian,我們倆最小的小孩認識時,她們都還在拿奶瓶,現在,都即將入初中了(這兩個卻還是最要好的朋友)。好友拿著我給她的書衷心的為我感到高興,我大大的擁抱她賀喜她打敗兩位Dietitian拿到新職位。平時,我們這四個好友聚在一起時從不談食物,因為我和Dietitian好友兩方意見太不一樣了。可是,昨日因為大家拿到書時要翻來翻去,不免提到食物和我的看法。我可以看到好友的臉色很尷尬。當時,我就立刻一點都不煩了。朋友的情緒是真實的,我不但想尊重,而且我想保護。可是我不可能改變自己了解的事實來尊重和保護朋友,但是,我卻可以對另類營養師這個稱謂放手。我突然想起了爸媽家那棟樓裡的營養師,書一出就立刻來借去細讀了一個星期。如果放棄這個我很喜歡的稱號可以表明我對國內要經嚴格考試的營養師表示尊重,那它實在不是很重要,我說過了,職稱不重要。

我跟好友是不一樣的,因我們一個是Dietitian一個是Nutritionist。但我想尊重她,因為我所認識的營養師,都跟我一樣熱愛自己的病人。

發表迴響

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