拜託不要再叫我賴醫生了!

首頁Home > 文章POST > 一般文章 > 拜託不要再叫我賴醫生了!

拜託不要再叫我賴醫生了!

原本出版社建議我穿白袍照封面照,被我拒絕了,因為那是醫生念了許多年的書,才贏得的。最終我戴了我門診時用的聽筒照封面照。穿白袍,容易取得信任。可是,這跟我要教的理念背道而馳,我們如果不停止崇拜職稱、title,我們就永遠不可能變成自己身體與健康的專家,我們的飲食,會永遠在變換萬千沒有共識的研究世界裡打轉。我們的下一代,也不可能學會相信自己。不相信自己的人,永遠得不到平靜與健康。


其實,在台灣,我如果自稱「營養師」都會出問題。所以出版時我的title是營養治療師Nutritional Therapy Practitioner。大概在我自稱「另類營養師」時,也可能冒犯到台灣的營養師。所以,麻煩你們不要再叫我賴醫生啦!一講到職稱、抬頭,我就想分享一個小故事。

當初我來美國跟先生過日子,結婚註冊是在法院辦理的,法官帶著我們宣愛的誓言(基督教建國的國家),卻出了問題,她問:「你要冠夫姓嗎?」我楞住了。這是那個落後地區,那個世紀了,還有人冠夫姓?爽快的答了NO。就見我老公的臉從綠轉黑。宣誓到一半,就這樣,我們在法院的大廳法官大人前大吵了起來。最後我老公說如果我沒冠他的姓,他無臉回家見鄉親父老,又見法官快下班了,我即遷就了。這一遷就,就在婚姻裡的未來十年裡失去了自己。現在的他常常會為他年輕不懂事的行為道歉(因為他現在有兩個女兒,很怕女兒將來冠夫姓,所以有深刻的反省)。但當我在灰燼裡找到自己重整出發時,我突然發現,我姓什麼,實在不是很重要,因為我深深的了解自己,知道自己的力量。這個力量,是不需要任何職稱或是姓名賦予的。

所以,叫我什麼,真的不是很重要。陪著病人走在痊癒這條崎嶇難行的路上,我被很多病人的家人叫過各種難聽的名字(因為我說的跟主流完全相反),我最喜歡的,就是「妖女」。我在台為朋友和家人義診,有人很生氣,說我沒資格用門診這兩字,那就叫諮詢吧。所以,如果我在台有機會能為大家食療,門牌上就會有「妖女諮詢」四個字。

我所謂的力量,不是治癒你們的力量。我的力量,是來自於對自己的了解,以及對你們身體的信任。這個外力無法撼動的力量,是我想分享的。而這個力量,不需要任何外來的東西才能存在。所以,往後就叫我宇凡、賴宇凡、賴老師(我是一個很棒的老師)、辣媽凡(母親,是我最驕傲的職稱)。

發表迴響

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