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們與身體之間的關係

首頁Home > 文章POST > 一般文章 > 我們與身體之間的關係

我們與身體之間的關係

有個門診的client卵巢上長了個八公分的瘤,醫生建議要把卵巢和子宮一併拿掉,他認為client已過更年期,這兩樣東西,都已經沒有用了。我沒有反對,因為client的身體不屬於我的,我關心她的安危,跟她一樣緊張、害怕。client對我說了 一句話,讓我感觸良多。她說:「這兩樣東西以前就早想拿掉了,免得日後作怪。」這樣的論調好熟悉,記得我以前有個同事,得了癌症時常感到疲倦,無法來上班,她常口口聲聲的說:「我的身體背叛了我,害我不能把這些案子處理好,真是可悪!」我們認為身體會生病,只是因為身體想要找我們麻煩。如果我們那天覺得,有個人讓我們做事困難,就認定這個人是專想找我們麻煩,我們跟這個人肯定處不來,關係一定緊張。


難怪,我們跟自己身體的關係,總是那麼的緊張。

生病,其實是復原的過程。

就拿發燒做例子,發燒在醫學課本裡是歸屬於免疫系統裡的第二防線(免疫系統分三防線),通常是發炎而引起的。醫學課本裡明註,身體溫度升高,能達到三個功能:

1.  加強干擾素(一種抗癌物質)(interferons)的功能

2.阻止一些細菌、微生物的生長

3.  加速身體的修復。

我不知道你們是怎麼長大的,但是,我知道自己小時候一發燒,就帶去在屁股上插一針。退燒了,就以為沒事了。我以前對待女兒們發燒的方式,就是自己也燃燒,巴不得把藥櫃裡全部的藥都搬出來,硬是要把燒弄退了,才覺得自己盡責了,救了孩子的命。

再說發炎,發炎在醫學課本裡亦是歸屬於免疫系統裡的第二防線。發炎是對付割傷、燙傷、輻射傷害,或是細菌或病毒感染的一個手段。在受傷的身體組織所在,血管會增加其滲透功能,也就是血管內的抗體,比較容易跑出來殺菌。同時,血管也變粗變大(舒張功能),這樣血流量可以增加,所以被殺死的細菌能進入血管,快速的被帶離身體。如此一來,發炎時的紅腫和灼熱就很容易能理解了。腫是因為血管內的水從微血管內流入傷處(滲透性變強了)。變紅和灼熱是因為血流都聚集在傷處,溫度自然升高。疼痛,是因為神經被傷到了,有時是因為微生物釋出毒素引起的,當然傷處積水也可能會因壓力增加而引起疼痛。

過了幾日,待嗜中性白血球、巨噬細胞把侵入的微生物或細菌都消滅後,自己也隨著死去,這些死細胞加上受損的身體組織和液體,我們統稱為「膿」。膿有可能升到表皮被排出(好似痰或鼻涕),或是在體內被吸收。但是,我們現在一聽到發炎,就嚇得半死,消炎藥拚命吞,卻沒有人問:「是什麼造成身體發炎的?」

我在想,我們身體裡腫起來的東西(腫瘤),有多少是排不掉或是還沒有排掉的膿所造成的。在免疫系統工作時,我們是不是經常打斷工作流程,體溫本應升高,卻把它降低;發炎才剛開始,就把它停止。免疫系統,是不是被我們搞得頭昏腦脹?

所以不生病,有可能是因為身體很健康,還沒有症狀出現,免疫系統就已成功的防衛組織;但不生病,也有可能是因為身體免疫系統脆弱,根本就沒有扺抗,所以沒有症狀。我就常見門診的client在身體的恢復過程中,開始出現嚴重的症狀。如治療消化系統時,便秘或是腹瀉變得更嚴重,或是有過敏的症狀出現(排毒)。那在身體正在恢復的過程中出現腫瘤時,是不是要給身體一點時間和信任,或是給一點幫助,還是該一刀砍下去?我不知道,因為如果那個有八公分大腫瘤的人是我的母親,我不知道自己有沒有勇氣堅持給她的身體一點時間。我只知道,如果我們覺得身體的器官只會作怪、只會背叛,那我們跟身體的關係肯定好不到那裡去。而那些我們本來就不想要的器官,我們是怎麼樣也留不住的。

註:Doctor Lorraine Day原是加州舊金山大學的外科手術醫學博士,她同時也是外科手術的主任。這所學校是美國前三名的醫學院。她自己得了乳癌,一開始切除了像銅板一樣大的腫瘤,但癌細胞卻加倍的長了回來。這次,她拒絕了傳統醫學治療,選擇找回自己的免疫系統。她拒絕醫藥介入,因為她見過太多人在癌症治療的過程中死去或是失去生命的活力,這個網站記錄了她復原的過程:http://www.drday.com/tumor.htm

發表迴響

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