情緒與感覺是天賜的禮物

首頁Home > 文章POST > 一般文章 > 情緒與感覺是天賜的禮物

情緒與感覺是天賜的禮物

我寫的「欠罵」那一篇文章,讓我娘家的人有點緊張。其實,我在文章裡描述的情形,在先生出門後就結束了。我後來想想,那篇文章會讓家人緊張到要我把它摘下來,應該跟在裡面表達的情緒有關。在裡面,我很直接的表達了氣憤。氣憤不是快樂,只要不是快樂的情緒,都自然的會讓人緊張。

這讓我想起了有一日在大學裡教研究生的情景。那日我帶的是團體治療的課,團體治療就是以團體的方式做心理治療,通常有一個團體領導(group leader),還有一個co-leader。學生分成小組,做不同的團體治療。大家在治療當中聊些不痛不癢的話題,做些不痛不癢的遊戲,和樂融融。有一組group leader, Linda, 要大家討論他們最開心的回憶,小組們很早就討論完畢了,無所事事,她問我該怎麼繼續帶。我說,那就換個話題,討論大家最痛苦的回憶好了。她看著我,有些猶豫,但還是很勇敢的回到她組的診療室裡,照著我的建議做了。時間到了,有的人紅著眼睛走出來。我在觀察室了裡看到了整個過程(每個診療室都有錄相機可以直接觀察),感到很滿意。

回到班上我們討論各組的經驗,我開始把大家描述的情緒都寫在黑板上。很多人都說,團體治療經驗很成功,因為大家都很up beat,情緒很高昂。有的人說,大家聊得很開心。快樂、開心、愉快的字眼不停的重複出現。Linda說話了,她說:「那我在想,我今天帶領的治療,不是很成功。」我問:「為什麼這樣說?」Linda說:「因為你要我出一道題,討論大家最痛苦的回憶。從那之後,整個診療室的氣氛都變調了。大家本來都開開心心的,後來都愁眉苦臉的。{我愈來愈緊張,愈來愈害怕,心裡很著急。還有一點不好意思,我覺得自己不能控制這個團體,把大家轉回剛才開心的氣氛。」我說:「為什麼害怕?為什麼緊張?為什麼著急?為什麼不好意思?」Linda想了想說:「因為大家所表達的,都是負面情緒。」我說:「Bingo!」接著在她所描述的情緒旁,寫了個等號,再加上negative。

Sad (悲傷)

Pain (痛苦)

mad (生氣) = negative (負面的)

angry (氣憤)

frustrated (挫折)

我問Linda:「那你帶的學生團體治療中,都是打著那些主題圍繞著?」Linda開始數:「我有離婚團體(就是父母剛離異的學生)、我有Grief counseling group(就是家中剛失去至親的學生)…」我打斷她,看著全班,我問:「所以你們是在告訴我,你們打算教這些正在經歷如此深刻感受的學生,他們的感受是負面的?你是在說,一個專業心理健康從業人員,要教這些學生面對生命裡的這些各種各樣情緒時,也該感到害怕、緊張、著急,甚至是不好意思。你們打算要教這些學生,他的情緒應該要嚴加控制,最好是控制到把負面情緒轉成正面的?你告訴我,負面的、正面的,是誰訂的?你再告訴我,如果情緒不能發揮它原本就應發揮的功能,人不面對它、討論它,你們的學生要如何痊癒(heal)?」全班鴉雀無聲。有些人低著頭,有些人張著口看著黑板。Linda小心翼翼的舉手:「那你是說,我今天的團體治療並沒有一敗塗地。」我笑:「如果你的同學走出你的診療室,發現"負面情緒"其實沒有那麼可怕,那麼,你今天的診療,其實是非常成功的。」Linda笑了,她說:「我在想,我診療的那對夫婦,就是因為害怕討論自己的這些〞負面情緒〞,所以從來不溝通。情緒壓在心裡,愈長愈大,等到要處理時,就很嚴重了。而且,當有情緒沒有處理時,我常見夫婦兩人有隔閡,無法很親密。」我說:「這是為何我今天要挑戰你們對情緒的看法。如果情緒沒有正負之分,如果情緒只是身體裡的自然反應,如果情緒和感覺其實是大自然設計要你用來保謢自己的、改善、平衡關係的。在心理治療的過程中,你會如何看待它?你會如何使用它?這就是你們今天的功課。「下個星期我要一篇兩頁的essay。」

跟心理的感覺一樣,我們生理的感覺也是天賜的禮物。感覺痛、感覺疲憊、感覺發熱,不表示你是弱的。感覺只是你的身體給你的警訊,告訴你你要保護自己,告訴你你該有所改變了。如果你接納你的感覺,你就不會一有這些感覺,就緊張焦慮,甚至不好意思。如果你接納你的感覺,你就不會一直想用藥物控制它,讓它快快消失。如果你是接納而不是否定你的感覺,那你就會很清楚,什麼食物或藥物,對你的身體有什麼影響。

如果你接納自己的感覺,你就會成為你感覺/情緒的權威,你便能使用感覺/情緒引導自己走向痊癒的道路。如果你不再否定自己的感覺/情緒,那麼你就會成為自己最好的生理/心理醫生。

上一篇: 下一篇:

發表迴響

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