心理治療師執照過期說明

首頁Home > 文章POST > 一般文章 > 心理治療師執照過期說明

心理治療師執照過期說明

我們食課團隊寄這個給我,呵,連我自己都沒見過,原來加州還有備我的檔,難怪我每年都還是收到繳年費的通知單。由於我現在在美依舊有執業心理諮商,我認為這事要澄清一下。

 

 

我所受的心理訓練是雙系訓練,也就是學校心理諮商系與家庭婚姻診療系。就像我上次在「我是如何走入心理這一行」一文中描述的 (http://blog.shishikeke.com.tw/?p=7872),我原本是因為在做學校心理諮商師翻譯時接觸心理領域的,所以,我的主要目標自然是取得兒童心理諮商的技能。那年我會選擇進California State University East Bay,是因為那年此校的學校心理諮商系剛好聘請新主任,他將整個課程重新設計。由於他認為兒童心理問題源自於家庭,因此要求此系生也完整修完家庭婚姻診療系的所有課程。我們那屆只取了八個人,有一人退出,最後只剩下七人,它是我教育生涯中做的最好的一個選擇之一,我很驕傲自己是這個老師帶出來的。

 

畢業後我們系上的人多任職於學校,但也有許多人下課後進私人門診,與家庭婚姻診療師合作。其實,很多課後私人門診的病患,就是學校諮商師refer出來的,由於我們當初是雙系的課程全數修完,因此,我們也同時能夠取得家庭婚姻診療師的執照。但是,就像房地產的經紀人要出來自己開業前必須先靠行的道理一樣,我們如果要自行掛牌家庭婚姻診療,也必須先靠行六年 (我不知現在規定改了沒)。這個用意除了經驗的取得外,最主要的是因為做心理工作的人如果沒有可以商討的人,心理壓力都會過大,因此有一個這樣的mentor帶著,是很重要的。

 

我當初在私人門診發現營養與心理關係時,走過了一 段很黑暗的日子。因為我想去唸的營養系,只是認證(certification),但是如此一來,我便無暇再繼續我家庭婚姻診療的門診 (詳情請見我第一本書。《要瘦就瘦、要健康就健康》)。這就是為何我曾在廣播節目上說,我等於要拿一個認證去換一個執照,認證的門診收費不比執照的門診收費高。這在career planning上是一件很驢的事。我跟我先生商量這事,他只說了一句話:  do the right thing (選擇做對的事)。我對他這句話的解讀是,不要看錢,只要選擇做你覺得對的事就好了。然後我一回頭,就又跟先生要了錢和時間去唸營養了。我現在營養門診收費比以往我在心理門診時低滿多的,不知道先生心理怎麼想這事的。

 

那你會問,營養唸完了,可以再度於家庭婚姻診療門診執業了,為何不繼續?其實,如果我現在要繼續靠行,很容易找到老闆的,因為方圓百哩內,有心理與營養執業雙資格的,實在找不出幾個。但是,我沒有再繼續繳家庭婚姻診療協會年費的原因有三:

 

1. 當初就是這個監管單位威脅要吊銷我的執照

2. 我發現多數人找人治療營養、生理,沒有什麼顧慮。但是如果找心理相關的專業人員,卻有很多顧慮。你說你去調整營養,大家覺得沒什麼;但你說你去看心理,大家很容易用異樣的眼光看你。所以,治療從生理開始,為我與病患省去很多壓力。因此我沒有再度掛家庭婚姻診療這個牌的理由。(雖然掛家庭婚姻診療這個牌收費高許多,但是其實我以前病患少很多,現在換成是分析營養,病患是爆到滿出來。)

3. 我不需要家庭婚姻診療執照還是有心理諮商的資格,因為我還是心理諮商師,我依舊有心理執業的資格,只是我用的職稱只能是「心理諮商師」不能是「家庭婚姻診療師」而已。所以當我處理病患生理問題的同時發現病患有心理方面的問題,需要諮商,我隨時能支援,因為它就是我的老本行。當初美國國會派我以富爾布萊特身份去中國做研究時,我就是以心理諮商師的頭銜在華東師範大學講學的。

 

那你們會問,宇凡,你怎麼沒提過家庭婚姻診療實習執照這事?我在出書時跟海靜討論過這事,一來,心理諮商和家庭婚姻診療的不同要解釋起來,就叭叭一長串,很容易讓人頭昏。二來,我是富爾布萊特的身份要去冠一個實習執照,實在是很XX。但是,由於當初威脅我的單位確實是家庭婚姻診療這個單位,因此又不能不提這經歷,也不能擅自改成心理諮商協會(因為它是另外一個完全不同體系在管理的),所以經過心理小劇場就把實習兩字沒給放上去了。繞手指。這是我軟弱,當初應當詳細解釋一遍,我的錯,我道歉。

 

所以,說一大串,主要就是,沒錯,我現在沒有家庭婚姻診療的執業執照,但就像你們看到的加州備檔一般,我隨時繳年費,它就隨時恢復,因為我有完整的家庭婚姻診療師的教育,隨時有執業資格。

 

我現在依舊是美國的執業心理諮商師與營養師。

發表迴響

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