平民起義第一砲:我看到貴州孩子的一幕

首頁Home > 文章POST > 一般文章 > 平民起義第一砲:我看到貴州孩子的一幕

平民起義第一砲:我看到貴州孩子的一幕

我很希望食食課課除了我的文章外,也能開始有不同的聲音。團隊討論了很久,決定不向專家邀文,而向各位同學徵文,因為我們的宗旨就是「人人都能是健康的專家」。從十二月起,食食課課俱樂部即將開始每月主題徵文。將來徵文的佳作將刊登於食食課課,詳情敬請期待公告。這一系列的文章我稱之為「平民起義」系列。

 

平民起義系列我希望以自己上海好友的文章打響第一砲。好友葉青與我是在上海講座時認識的,我那時正在辦講座訓練上海專業學校諮商老師,葉青是上海初中的副校長。我們兩人都對教育與孩童成長有深深的熱愛,她是一位堅強又有策略的母親,我們一見如故。我離開中國那日是她與兒子去機場送機的,我由於忘了給孩子延簽簽證,過期不但罰款且需寫筆錄。我慌張的刷卡提款,提款機不願接受我的銀行卡,我急得快哭出來。葉青沒問我,就刷了自己的卡把五千元交到我手裡。那時,她連我在美國住在哪裡都不知道,這一別沒人知道我倆何時會再見面。我們的生命就是在這樣的情境下永久交集,此後我們每年都要見面。

 

葉青本對營養沒有研究,跟著我的研究轉向,她開始於自己的學校實踐她所學到的新知識。這篇「我看到貴州孩子的一幕」是我聽到她分享她的觀察覺得很有趣後跟她邀稿的。這篇文章說明了不管你原來是學什麼的、現在在做哪一行,只要你願意觀察和分析,「人人都能是健康的專家」,人人都能於觀察中對身體與健康有所領悟。我相信我們未來的平民起義系列,篇篇都會如此引人入勝。

 

我看到貴州孩子的一幕

文by葉青

攝影by葉青

 

10月底貴州威寧縣一所山區小學的五位學生來上海我們學校體驗學習生活。他們從家鄉吃完午飯出發,坐摩托車到鎮上,再從鎮上坐長途汽車到縣城,再從縣城乘火車到六盤水,住一宿後,再從六盤水乘火車到貴州,再從貴州乘火車坐硬座到上海。到上海已是他們出發的第三天傍晚,我在火車站見到他們五個孩子和帶隊的副校長時,他們都是個個背著自己的雙肩包,有孩子還手提一個袋子,裝著家鄉的特產——核桃。

他們都是十二、三歲的孩子,二位男生,三位女生。在我們學校和住宿接待的伙伴(多是六年級學生)一起隨班上課、活動,他們從周一參加升旗儀式起,在學校共呆了三天半的時間。週三一早是六年級的晨鍛,他們和六年級的學生一起打羽毛球、籃球,他們中的一位男生投籃特准,我在場地外看了幾分鐘,看見他二、三次拿到球,並投到籃裡,用我們學校接待夥伴的話說“他打籃球,很牛”。

週四下午,我們帶貴州的學生和我們學校的接待同學一起去東方明珠電視塔遊玩。這其中發生了一件事,我覺得很值得我思考。

那日下午,我們從東方明珠電視塔下來,最後一個景點是上海歷史發展陳列館,其中一個貴州男生看完各場館後,買了一個旅遊紀念品——智力星陀螺(見下圖)。
Capture

出東方明珠電視塔及回程的路上,我看到這男生一直在玩這玩具,帶有鋸齒的抽拉條卡住那陀螺上的齒輪來回拉動,陀螺邊轉動邊發光。後來我看到那玩具到了他的上海夥伴手裡——即我校學生。
不久我們到了飯店,我的飯桌左手邊是坐著那貴州男生,右手邊坐著的是他的上海夥伴。在等飯菜上來的時候,坐在我右手邊的上海夥伴,問我要餐巾紙,說是要增加摩擦力。我不明白這陀螺設計得好好的,為什麼還要用餐巾紙去增加摩擦力?他告訴我不知怎麼搞的掉了一個零件,這陀螺現在不能轉動了,他想用餐巾紙試試能不能再轉動?後來他又用牙籤來幫忙,都不見效。坐在我左手邊的貴州男生好像看出了不對勁,就拿過那玩具來看,看完後,他說掉了一個螺絲。就問上海夥伴在哪裡掉的?上海夥伴說,在電梯出口處那裡掉的。貴州學生要上海夥伴陪他一起去找,上海夥伴就陪他一起去電梯出口處那裡去找。過了一段時間他們回來了,沒有找到。上海夥伴在座位上說,那里人來人往的,一顆小螺絲很容易被人的腳踢走;再者二、三歲的孩子,在地上爬來爬去,會被他們拿走。邊上的一些夥伴說,這玩具算完了,錢也泡湯了。

那貴州孩子在座位上盯著陀螺一直在看,突然他說我有辦法解決了。他說把這邊的螺絲卸下來,換到另一頭,再把那中間的陀螺也翻個身。因為手上沒有一字螺絲刀,我身上只有一把鑰匙,就把鑰匙給他,他就利用鑰匙最細處嵌進那螺絲的凹口,慢慢擰鬆,有時候我看他還用牙齒轉動那螺絲來幫忙。螺絲被擰下來後,又裝到另一端,再把那陀螺拿出來重新裝進去,這時上海的伙伴在邊上看想是搞清楚了是怎麼回事,上來幫忙,和夥伴一起把那陀螺的位置對著重新擰進來的螺絲。坐在餐桌另一端的貴州領隊的校長看到我們這邊的忙活,拿出他隨身攜帶的多用途螺絲刀給他們,貴州學生用螺絲刀將那螺絲擰到恰當的位置,再用那根有鋸齒的塑料長條卡住齒輪抽拉,只見那陀螺又在中間穩穩噹噹地轉動和發光(見下圖——修好了、又可以轉的陀螺)。

葉青小玩具2
目睹這一幕,我覺得這貴州男生觀察能力、研究能力、動手能力、想辦法獨立解決問題的能力都勝上海學生一籌。若這是一個比賽項目,那得第一名的定是那貴州男孩。操場打籃球明星也是貴州男孩。我不曉得發生了什麼?住在上海這個現代化大都市的孩子學習條件、學習資源大大超過貴州的孩子,上海孩子還常在雙休日到校外學習各種課程。上海孩子父母的文化背景知識遠遠超過貴州孩子的父母;上海孩子吃的內容和豐富性都遠遠超過貴州;上海孩子外出參觀遊覽的地方也遠遠超過貴州的孩子;上海孩子在言語表達和文字表述方面也勝於貴州的孩子。但為什麼在遇到現實的問題時,居住在上海的孩子在生活自理能力、研究問題能力及獨立解決問題的能力方面都遜於貴州的孩子?
那日見好友部落格上http://blog.shishikeke.com.tw/?p=3602寫Dr. Weston Price的研究。我很好奇,我把那幾個貴州孩子的牙齒都拍了下來。我也看到我們晚餐時,點給孩子們吃的菜如川北涼粉、雞絲蕎麵、香炸土豆絲、缽缽雞、乾拌牛肉、樟茶鴨(半只)、外婆紅燒肉、蒜泥白肉、煙臘小炒、酒釀湯圓、沙律玉米烙、地三鮮、盆盆毛血旺、干鍋牛蛙、花椒鴨、口水鯰魚……,貴州孩子吃蔬菜偏多,只有那玩陀螺的孩子吃較多的肉,各種菜都吃一些。以下是那個動腦很強男孩的牙齒:

葉青陀螺孩子

文章中動腦修好陀螺孩子的牙齒

另外一位貴州來的男孩

玩籃球男孩的牙

玩籃球很棒男孩的牙

三個女孩的牙。要特別說明的是貴州當地人以前一直不刷牙,現在孩子們會早晨刷一次牙,也不是天天刷牙。
三個女孩的牙1

三個女孩牙2

三個女孩牙3

特別說明:文中使用照片都經本人同意才使用。

後記:  聽葉青說貴州校長回到家鄉亦開始著手研究牙與健康的關係,他於一個很少與外界接觸的苗族村寨收集了一些數據與照片,往後會再與大家分享

發表迴響

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