家人不願意相信怎麼辦?

首頁Home > 文章POST > 一般文章 > 家人不願意相信怎麼辦?

家人不願意相信怎麼辦?

當我在自家開始推行飲食革命時,從沒想過它會像水波助瀾般的往外擴散。我們家的飲食改變,直接觸動了其他的家人,意外地挑起了許多情緒。我開始以部落格記錄這段飲食革命的歷程時,是由我小叔在幫我處理電腦上的技術問題,由於那時寫的文章是中文一篇、英文一篇,所以在美國長大的小叔看得懂。最後他不願再幫我了,因為他的太太是美國最高等的眼科手術醫師,他們家做菜是不用油的,更不用說用動物油了,小叔跟我先生說:「我實在看不下去了。」在我婆婆因為飲食改變而扭轉了糖尿病後,有日她竟跟小姑為了用不用橄欖油做菜而大吵一架。喊我妖女的,即是我自己的家人。我一開始不是很能理解,我吃我的,我又沒有逼你用我的方法吃,為什麼別的人會覺得被冒犯了呢?家人又沒有跟企業有利益上的勾結,為什麼我不喝脫脂牛奶、不用植物奶油,吃有機的食物,會對他們有威脅呢?為什麼,他們的情緒表達,好似自己的生存被危害了一般呢?


就是因為飲食能挑起這樣的心情,所以它才常被用來與信仰與政治傾向相比擬。先拿信仰做例子,有些人認為人人心裡都可以有自己的神,那你信不信我的神就跟我無關;可是,如果我認為神只可以有一個,那你不信我的,要不就是危害到自己和家人,要不就是危害到我。再拿政治傾向做例子,有些人認為人人都可以有自己支持的政黨,以及其後的理念,那你不支持我的政黨,跟我沒什麼關係。可是,如果我認為我的政黨才應是唯一的,那你不支持我的政黨,就是危害國家,最終就是危害到我。飲食也是一樣,如果一個人相信人因為有生化特性,所以各種不同的飲食,只要適合個人體質,都可以取得健康,那你吃的和我不相同,這跟我無關。可是,如果一個人相信對的飲食只可能有一種,如果你吃的方法能得到健康,而我跟你吃的相反,你不是在說我不能得到健康嗎?又,如果只有我吃的方法可以得到健康,而你跟我吃得相反,你不是在危害自己和下一代嗎?這,就是情緒的來源。再加上家人如果同住,要在同一桌吃飯,掌廚的跟不掌廚對於飲食的看法不同,這個之間的衝突,就更顯激烈和直接了。

常有人問我:「賴老師,如果我的家人不相信我的飲食方法,我該怎麼辦?」我的答案是:「腦子裡的事,是人家界限內的事,你永遠都不能改變,所以不要浪費時間去改變人家的想法。如果你強行進入人家的界限,想要在那裡論對錯事非,你輸定了,因為你越界了。」你唯一能改變的,就是你自己。你改變了,你健康了、你瘦了,人家自然會考慮你的飲食方法。

要把這個問題理清楚,就一定要先把界限理清楚。人的思想、價值觀、喜好、情緒等這類看不見摸不著腦子裡的事,就是這個人的界限。把這個理清楚了,你自然會尊重他人的界限,而你要求的,亦是別人尊重你的界限;所以你不越界去試著改變別人的飲食,你亦要求別人不改變你的飲食方法。我常見到把界限理得很清楚的人家,媽媽不吃油,早上卻用豬油為兒子煎蛋。媽媽對兒子的舉動,感到不安,因為怕他會生病,可是兒子把自己的飲食觀心平氣和解釋得很清楚,因此媽媽尊重。可是見一陣子兒子不但反而不病,而且身體愈來愈好,就不這樣耽心了。這層關係還好理,但是到了下一代就難了。這孩子到底是我的孫、還是你的兒?如果是我的孫,那這孩子要怎麼吃,在我掌廚時,當然由我決定;但這孩子明明是我的兒,他該吃什麼,怎麼會是你決定?

到了這種時刻,尤其是孩子已經生病了,我建議先把界限溝通好。其實,這一溝通,老人家(或年輕一輩的)常會見到,我們都是站在同一陣線的,我們都想為孩子好。記得,你在溝通時一定會有情緒,因為這個孩子是你愛的,可是不要忘記,情緒無罪,表達方法卻有千百種,選擇一種有效能傳達自己情感的方式,清楚的呈現你想要改變飲食方法的原因。但是,你一定要記得,對方也會有情緒,飲食方法可以討論,情緒表達方式可以設立規範,但是絕對不要去審判、質疑,或貶低他人的情緒,一這麼做,你就越界了。你可以解釋,如果孩子病了,表示現在的飲食不可行,何不換一種試試。如果老人家(年輕人)同意了,或是比較願意聆德了,接下來,就必須要注意鼓勵行為。這個部分,我會在下星期討論如何管理孩子要糖的行為中,一併解釋。

*補充:很多人跟我說,他們常把我書裡說的當信仰一樣傳播,見了誰都想講。我認為,大家想要分享的其實不是到底應該怎麼吃,大家想分享的是自己的發現。當我們發現其實我們都不需要頭銜和學位才可以了解自己身體和食物時,這樣的empowerment力量,才是我們想傳播給自己愛和關心的人。

發表迴響

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