失眠嗎?聽聽中醫怎麼說。

首頁Home > 文章POST > 一般文章 > 失眠嗎?聽聽中醫怎麼說。

失眠嗎?聽聽中醫怎麼說。

by  黃馨儀醫師

 

最近臨床有個有趣的案例,一個近70歲,氣質出眾的伯伯,在服中藥1年半後,總算停止他超過20年的安眠藥用藥史。

 

他剛來我診所的那天也很有趣,他說他為了要『睡著』,看遍各大名醫換過許多藥物,但都是吃過一陣子後,又會睡睡醒醒。會從台北來這 (黃醫師診所在三重),是因為爬山時聽到旁邊的婆婆媽媽在討論,他就想不如過台北橋來看看。但他說不知道為什麼,在這附近走來走去只看到我們這間診所,我聽到他要找的診所名,在心裡揪結了1分鐘小劇場,最後老實跟他說他要找的診所在隔壁巷口,但他竟然沒離開,說讓我試試也好。

 
當年我是比現在還新一點的醫師,少的是患者,多的是時間,所以就以多搏少地聽他一路就醫史。原來當年他大張旗鼓地籌措資金,已經要開幕的豪華旅館,因為當時台北市長的新政令而黯然熄燈,有志難伸一怒之下,就開始他的失眠人生了。起初,喝點小酒還可以幫助入眠,但時間久了,喝一瓶烈酒都還睡不著,伯伯開始尋求名醫用藥助眠。有時候,連用安眠藥都還是只能睡3、4個小時,凌晨3點起床無事可做,只好再喝酒好睡回籠覺。真是聽他一席話,勝讀十年書,道盡許多我手上睡不好的患者的心路歷程,更點醒我注意這些患者若沒改善日後的發展。

 


 
『睡不著』很重要嗎?
 
這個答案真的因人而異。伯伯因為工作關係,接待旅客多為日本人,平時就診總是西裝筆挺,皮鞋光亮如新,三七分頭用油梳得光亮,感覺得到他對自我要求的嚴格。所以,『照表操課』,在該睡的時間點“必須”睡著,我相信對他很重要。反之,我也會遇到3、5點不睡,來就診卻常不是看失眠的患者。
 
在治療『失眠』患者時,第一步要辨別受病臟腑的不同。因為受影響的臟腑不同,表現出來除了失眠外還會有不同的「兼證」,也就是同時併發的症狀,它們就是找出解答的線索。所以在中醫診間中,醫生除了瞭解失眠外,常常會就其他身體狀況提出詢問,這不是醫師分心了,而是要找到更多線索。舉上面的線索,因為知道伯伯「個性嚴謹」、「情緒抑鬱」、「飲酒史」等,可見與肝膽臟腑有關,開藥就會往此路線延伸。 
 
另外有患者因為照顧長期臥床的母親,已經習慣夜間醒來關心,但是在母親過世半年之後,卻還是夜臥不寧、易醒、易受驚嚇、食慾低下、悲傷欲哭,可見她的心脾臟腑虧虛。而考季前後,出現的失眠學生,滿臉痘痘,心煩口苦、口臭、便秘,一派用功過度,心火熾盛的熱實之象。不同的症狀,給予不同的中藥,這是中醫全人的想法。 
 
第二步是臨床表現之不同,同樣是主訴「睡眠障礙」,有的人像上述伯伯一樣,是十幾年的安眠藥病史,也有像學生考前睡不好,考後不願睡比較短暫的病史。表現方面最常見的是入睡困難,但也有睡睡醒醒,或是容易驚醒,或是醒後難再入眠等不同表現形式。這些和病因、病情輕重、發病史長短都有關。 
 
這些線索搜集齊備之後,治療開藥就是關鍵了。『中醫要調整比較久』是老生常談了,不過我想洗刷一些冤屈是,在疾病剛發生時,若能先選擇中醫而不是等到不對症下藥多年,才給中醫一個機會的話,其實中醫療效也可以很快的。因為治療時,中醫首重調整臟腑氣血陰陽的平衡,在疾病剛發生時,身體的平衡只是些微的傾斜,只要補起不足、瀉其有餘,使氣血調和、陰陽平和則療效勢如破竹。但是隨著時間的推演,自體恢復力下降,由實轉虛,自然要調理的時間就延長了。尤其久病患者多半作息紊亂過久,在中醫調理中需要患者生活能配合調整,但習慣成自然,很難立刻戒除咖啡等提神飲料,又不願運動提升體力,若建議改善飲食更會哇哇叫說沒東西可吃了,這些,都是在治療過程中的阻礙,但是它們也都是契機。 
 
回頭想想,睡眠,應該是一種恢復體力很自然的習慣,它不應該是希望過著他人口中「早睡很重要」的健康的人生,然後靠藥物獲取的一段不得不的痛苦時光。有些失眠的患者,甚至看到日落就害怕,擔心睡不著的夜晚降臨,然後早上睡得遲遲的,甚至午後才起,結果晚上又更難睡了。

想推薦一部和睡眠無關的電影:真愛每一天[about time],裡面傳達一個我想分享的概念:  要停止不好的命運,可以從每一個時間點從新開始,不用花時間或力氣補救過去,就從這一刻開始。

 

放下心中的擔憂,昨天沒睡好,fine ,一樣7:30起床接受日光照耀,流流汗動一動,不睡太長的午覺,不喝過多提神飲料,然後坦然接受夜間的到來,正向的循環,自然能有正向的回饋。

發表迴響

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