台灣醫療路可以走出一個新的夢想

首頁Home > 文章POST > 一般文章 > 台灣醫療路可以走出一個新的夢想

台灣醫療路可以走出一個新的夢想

今年去汶萊和大馬演講時,主邀單位留台同學會的人提到要到台灣做身體檢查,我先生好奇的問為什麼要跑到台灣去檢查身體?同學會的人說,一個全面身體檢查到新加坡做,能抵上去台灣做一個總統級的體檢,再加吃住玩還有剩,何樂而不為呢?

 

同一天我們去了一家有名的餐廳,餐廳裡坐的滿滿的,老板親自為我們點菜。一聽說我從台灣來的,就開始大大的讚揚台灣的設備技術。老板說,他每年都要參加台灣食展,去年他在那裡看中台灣製的製冰機,機器實用設計貼心,而且,價錢便宜,買一台義大利製的可以買台灣三台,他就買了兩台台灣製的回沙巴用,一台壞了一台還可以抵。

 

我在美國去做根管治療,保險公司給付了醫師1000美金,我自己貼了400美金。但是,在台灣一個根管治療,健保局才付醫師1000台幣。大家都說,台灣醫療技術沒有國外差,因為台灣醫生練習多,學習又勤奮,真是碗公大又便宜。

 

台灣醫生不只勤奮,他們,全是來自於我們國家的教育首府,是一個國家精英中的精英。雄中、建中歷屆的同學會跟你說,全班一半的同學,都去了醫學院。也就是,台灣50%的精英,都在做醫生。可是,現在我們拿自己的精英來競價,看誰最便宜。

 

醫療技術跟所有的專業技術一樣,如果要玩競價遊戲,就是一個死胡同。專業技術要精進,需要的是資本,但是,競價到最後,技術精進便沒有了資本,這不只是一個悪性循環,這會是一個人、一個公司或一個國家的一場悪夢。專業技術會走進競價這個死胡同裡,是因為擁有它的人只有追隨他人的習慣,卻沒有為自己專業技術做區隔(differentiate)的勇氣。

 

就好像去觀光區,小店一字排開,賣的東西全部大同小異,拉攬客人的唯一籌碼就只有競價。台灣跟著他國的醫療系統走,就好像觀光區的小店,如果賣的東西跟他國一樣,就只能競價。他國賣「你要健康,就要做這些」,我們也賣同樣的「這些」,最終只有競價一途。小店要有不同的籌碼招攬客人,就必須區隔自己,跟別人賣的東西不一樣。台灣醫療系統如果不想以競價生存,就必區隔自己,賣的可以是「你要健康,就要做那些。」「那些」是什麼,靠的是我們對自己的了解和肯定。

 

史坦佛醫學院十幾年前,就已經在做醫療整合,他們將自然醫療系統,納入傳統西醫系統中。遠在那個時候,一個病人的治療團隊,就可能有中醫、西醫、心理諮商師、心理醫生、整脊醫師、營養師、針炙師、按摩師等多人。這個將各類醫療專業技術整合的區隔,讓史坦佛醫療系統於美國全民健保施行後,各家醫療系統為生存而開始大型併吞時,佔盡了上風,因為他們有的是客人、有的是資本,只因為在很多年前,他們早已為自己的專業做區隔。

 

那台灣要怎麼樣才能佔上風?中醫領的自然醫學在這塊土地上從沒有失去光彩,我們的西醫是來自於國家最精英的人才。我們沒有大型西藥廠繳納國庫,卻也因此而沒有像歐美這類與藥商的政商利益牽絆。台灣多年前就有意識的在保護自己的土地,因為它是一個島嶼,因此它可以是一塊痊癒的淨土,它可以是世界追求疾病預防之方的樂土,台灣,真的不一定要做國外賣不掉藥物的掩埋場。

 

台灣醫療服務最便宜,那真是一場悪夢。如果我們要一場美夢,必須有一個新的夢想,讓台灣醫療服務——-最不一樣。

發表迴響

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