低血糖該吃什麼?孕婦血糖值該怎麼測?──西醫與自然醫學的根本差異

首頁Home > 文章POST > 一般文章 > 低血糖該吃什麼?孕婦血糖值該怎麼測?──西醫與自然醫學的根本差異

低血糖該吃什麼?孕婦血糖值該怎麼測?──西醫與自然醫學的根本差異

作者賴宇凡

 

平時,只要人有禮的問問題,問題裡有「請」、有「謝謝」,我都盡力回答,我如此親自回覆了不下上萬個問題,花的時間不計其數,不管問問題的人是誰、頭銜為何。但是,如果問問題的人是無禮的,沒有討論的精神,言語間有貶低謾罵,不懂得使用三歲小孩都會的「請」、「謝謝」,那我一秒鐘也不願意給。這個其實就是我們家的家規,孩子如果對我們有意見,只要討論方式是有禮的,只要他們守界限,不越界攻擊我們的用意,沒有謾罵,有情緒只要好好表達,即使那個意見和情緒跟我們相左,我們也絕對放下所有的事情,誠心的討論。意見可能最後大家同意不相同意(agree to disagree),情緒則是一概接納。但是,如果他們「表達」意見和情緒的方法不對,越界污蔑我們的用意,那我們一樣一秒也不給。這,是我與人相處的原則。

 

意見、情緒無罪,但是「表達」意見與情緒的方法卻必須有規範,要不然家和國都一定亂。

 

大家都說攻擊我的人很多,說真的,我大部分的內容都沒看過。電視上的我沒看,因為我想節目錄影時我明明人在台灣,真有心討論的人會請我到場一起討論,若是無心認真討論,這些節目我看了不是浪費時間。網路上傳的我也沒看過,同理,都是那麼大的人,念那麼多書,連講個話也可以如此無禮,無禮的人能有什麼內容?我們的文化裡有一個很致命的概念,那就是打你罵你是為你好,所以大家花最多時間跟那些對我們殘忍的人共處,希望有一天得到他們的認同,因為他們才是對我們好的人。這種關係絕對不可能健康,如果你可以避免,應該避免,因為健康的人多的很。但是如果你不能避免這些關係,就必須改變,要不然你不可能健康。

 

看起來我無法避免這些關係,所以我要改變,除了給出說明與區辨之外,我決定透過法律途徑防阻這些不健康的意見「表達」。因此必須準備文件給律師,在這個過程中,我看了很多原本沒有見到的攻擊文字。我突然有一個感想,那就是大家同樣看身體,但是用自然醫學角度的人和西醫角度在看事情的人,所持的角度完全不同 。

 

西醫是用一個人的數值,和所有人的平均值比。而自然醫學則是用自己的數值跟自己比。

 

餐後血糖怎麼測?

 

比如,測量餐後血糖。西醫的作法是測此人餐後兩小時的血糖(postprandial glucose test),用這個數值拿來跟健康人的總體平均值比較,因為他們假設平均值就是正常的。但是自然醫學測餐後血糖,就要每小時量,用自己的最高點減最低點,取得震幅。這是拿自己的數值跟自己比,因為他們認為每一個人的正常是不同的。

 

就如圖一,如果我們只拿兩小時測的餐後血糖去跟大家的平均值比較,你就會發現它測不出A餐和B餐對血糖真正的影響。如果測不出這一餐對血糖真正的影響,那測來做什麼?如果我們要知道A餐和B餐對這個人真正的影響,那我們就要餐後每小時去測,然後跟自己比較,這樣我們才能知道自己的血糖震幅如何,吃的對不對,也才知道要如何修正,如此一來才真正能避免血糖問題。發現這個血糖路徑的人是Dr. Bernstein,這些概念都可以在他的著作中找到Bernstein, R. (1997). Dr. Bernstein’s Diabetes Solution: A Complete Guide to Achieving Normal Blood Sugars. Canada: Little & Brown Company. (欲了解Dr. Bernstein請參閱糖尿病食療先鋒—Dr. Richard Bernstein http://blog.shishikeke.com.tw/?p=4156)

 

Screen-Shot-2015-10-06-at-5.24.51-PM

 

孕婦血糖怎麼測?

 

同理,再說說孕婦血糖值該怎麼測?孕婦跟一般人血糖一樣會震盪,她的血糖如果掉得太低,小嬰兒賴以生長的主要能量來源就不足,能立即造成傷害。因此,孕婦第一要務便是確定自己吃的是均衡不震盪血糖的餐。因此,我在第四本書裡《瘦孕、順產、讓寶寶吃贏在起跑點》中建議如果一個孕婦要知道自己的吃的餐是否有震盪血糖,應該要測餐後三小時的血糖,每一小時測一次,找震幅。用自己跟自己比較,這些血糖值統統是這一餐後的,這樣才最一致。

 

而建議孕婦以糖化血色素的檢驗為標準也是一樣。糖化血色素(HbA1c) (什麼是糖化血色素請見http://blog.shishikeke.com.tw/?p=4589)最佳的使用方法就是自己跟自己比較,產檢一開始就測,每次產檢都測,這樣懷孕後的自己跟懷孕後的自己比較,最一致。如果第一次產檢測到的是6.0,到了第三次變成7.0,那這個孕婦就知道自己吃太多糖了,飲食要調整了,要減糖了。自然醫學裡本來就沒有要一個人的數據拿去跟大家比的原則,因此就根本沒有要甲孕婦跟乙孕婦比較,因為不只是甲乙孕婦的紅血球生成速度不同,而是大家的紅血球生成速度都不同。人體紅血球生成的方式是由腎臟偵測血液中含氧量,依不同含氧量釋出促紅血球生成素(erythropoietin),以指示骨髓出產紅血球。〔Derrickson, B; Tortora, G. (2007). Introduction to the human body: the essentials of anatomy and physiology. New York: John Wiley & Sons.〕 因此,紅血球的生成是人體按需求而定的,每一個人都不同,自己跟自己比最準。

 

我在第四本書裡建議以糖化血色素代替口服葡萄糖耐試驗(Oral Glucose Tolerance Test, OGTT)去檢測 ,是因為口服葡萄糖耐量試驗所用的測液是純糖,它含有75克到100克的純糖(http://www.webmd.com/diabetes/oral-glucose-tolerance-test),也就等於近19粒至25粒方糖 (見圖二),一口氣喝下去,它注定會讓孕婦的血糖快速上升再快速下降,當血糖掉到很低時它是傷及胎兒的,因為胎兒成長的主要能量來源就是糖,沒有能量就會影響生長。

 

 

Screen-Shot-2015-10-06-at-6.07.23-PM-300x222

 

醫生當初在希波克拉底誓言(Hippocratic Oath)中承諾在行醫時是以「不傷害」( to do no harm)為第一原則。這個檢測已對孕婦與胎兒產生傷害,因此不該施行。基於以上原由,所以美國 Weston A. Price Foundation 亦不建議孕婦採用口服葡萄糖耐量試驗去檢測妊娠糖尿病。Weston A. Price Foundation 主席 Sally Fallon所著的The Nourishing Traditions Book of Baby & Child Care中第六十九頁,她說到「問題是這個檢測工具-口服葡萄糖耐量試驗-本身便是一個有風險的程序。(" The problem is that the recommended diagnostic tool-the oral glucose tolerance test-is itself a risky procedure.") 而我選用糖化血色素是因為它是現今大家共識最準確的血糖檢測法。〔Nathan D. International Expert Committee Report on the Role of the A1C Assay in the Diagnosis of Diabetes. Diabetes Care. 2009 Jul; 32(7): 1327–1334.〕
(現在已有產品能在家中自行檢測糖化血色素,此產品是由Dr. Bernstein背書的。http://www.doctorsoption.com/index.php/a1cnow/a1cnow-2-self-check-kit.html)

 

所以,同一種檢測方式,西醫角度是拿你的糖化血色素去跟大家的平均值比,你超過大家的,那你有血糖問題。自然醫學則是拿你懷孕後的糖化血色素去自己跟自己比。你這次的超過上次的,那要注意飲食了,要不然血糖太高,不管對生產或嬰孩生長,都只有傷害。

 

低血糖怎麼吃?

 

再拿低血糖做例子。按Dr. Bernstein的理論,血糖上升多快,它就會下降多快;它上升多高,就要掉得多低。當我們低血糖時,會出現以下症狀:

 

手抖
焦慮、生氣
冒冷汗
不耐
混亂
心跳加速、心悸
頭暈、頭痛
飢餓
很睏
視力受影響
嘴唇和舌頭出現麻刺感
疲倦
固執
傷心
缺乏行動協調能力
做惡夢、睡覺時哭泣
癲癇(epileptic seizure)
失去意識
(資料來源:American Diabetes Association http://www.diabetes.org/living-with-diabetes/treatment-and-care/blood-glucose-control/hypoglycemia-low-blood.html?referrer=https://www.google.com/)

 

當我們吃錯東西時,血糖被快速推高,再快速下降,任何人都可能出現這樣的症狀。

 

當今低血糖的衛教建議是如果你低血糖就吃有糖的東西,把血糖快速提起來。但是我們都知道血糖升得多快、多高就會掉得多快、多低,那現在把血糖提起來了,等下又掉下來怎麼辦? (見圖三)

 

 

Screen-Shot-2015-10-06-at-5.31.16-PM

 

這樣血糖低就吃糖的建議,是來自於跟大家的血糖平均值比較。如果你比大家低,那你就多吃糖把它提到跟大家一樣就好了。(見圖三)

 

自然醫學不一樣,我們把血糖跟自己比較。我血糖會低到危及生命,是因為我一直不停的吃不均衡的食物,血糖長期震盪,上去傷胰臟、下來傷腎上腺。如果同一個人自己跟自己比較,他的腎上腺比胰臟弱,那現在血糖太高胰臟壓得下來,但是腎上腺卻提不起來了。血糖提不起來就整個平均值往下移動,形成了低血糖。如果我現在平均值與自己比較,那我就知道不可以再繼續吃不均衡的飲食傷害自己了,我也知道任何時候吃糖都能繼續傷腎上腺,只會讓情況愈來愈糟,讓我的處境愈來愈危險。這個結果,是拿自己所吃的東西、自己的血糖平均值所得的結果。(見圖四) 如果我想要根治這個情況,必須不吃任何會震盪我血糖的食物組合,並且不做任何會讓我血糖快速掉下來的活動與運動,一直到我的腎上腺修復為止。(低血糖的修復實例請見: 血糖飲食雙記錄- 了解低血糖http://blog.shishikeke.com.tw/?p=6856)

 

 

Screen-Shot-2015-10-06-at-5.33.41-PM

 

當初這種拿每一個有不同生化機制的人去跟大家平均值比較,是為了醫院運作方便,它把人體轉成SOP。就好像受教育的人變多了,為了要讓學校方便管理,就要把學生學習轉成SOP。所以小孩子的成長曲線、考試成績和名次、大家的膽固醇、血壓,若是符合全體標準,就是正常,要不然你就不正常。但是,這種正常能說明什麼呢?

 

我們都知道,只有尊重個別差異,自己與自己比較才可能取得有價值的資訊。我做學校諮商師時,如果我們拿學生的成績跟其他學生的平均成績比較,這只能讓我們知道這個學生落後了,但知道他落後叫指認不叫幫助。我們如果真要幫助落後的學生,就要用改變學習、教學策略前後的成績去比較,這樣才能知道哪些策略和改變是有效的。就像如果健康從業人員拿病人的數據單單與大家的平均值比較,這只能知道他生病了,但知道一個人生病了叫指認不叫幫助。如果健康從業人員真要幫助這個病人,就必須把治療前後,病人自己的數據跟他自己比較,這樣才可能找到哪些治療策略和改變是有效的。這,就是個別化的治療。而有這個看法的人,不一定是西醫或自醫,但他一定是一個懂得尊重個別差異的人。

 

所以,真是不同的角度,會生產出完全不同的建議和結論。就像,以下這張圖五是一位老女人還是一位年輕女人?同一張圖,但你看的角度不同,得到的結論就會完全不一樣。

 

 

Screen-Shot-2015-10-06-at-5.40.15-PM

 

這是為何我說意見不同互相包容是應該的,但是表達意見的方式卻有對錯。所有與我意見相左的訊息如果是以有禮的方式表達的,我一定上傳,有時間一定回應交流。但是,如果意見表達方式是無禮的,我一定不給予注意力,如果人在這種情況下繼續騷擾,我一定耗盡資源法辦到底。

 

對於曾經有冒犯過我,但現在卻願意尊重我界限的人,我致予最深的感謝。

 

*我必須要提醒大家,很多人說過的理論不表示它是真的,沒有人說過的理論不表示它不是真的。不要忘了同性戀於1952年出版的《精神疾病診斷與統計手冊》(Diagnostic and Statistical Manual of Mental Disorders)中是被列為一種精神疾病的,而現在在多方研究下我們知道同性戀不但不是精神病,而且他們是完全正常,連教宗方濟各(Pope Francis)都包容同性婚姻。而文藝復興時期尼古拉·哥白尼提出地球是圓的學說前, 大家都認為地球是方的。反對尼古拉的人說他的假設沒有物理學基礎。後來物理學卻因為尼古拉的學說而掀起了革命。鞭伐尼古拉理論的人又說,他是自己想像出這些理論,再去找佐證支持理論。但是現在我們知道,尼古拉的觀察與常識運用,讓我們站上月球前,就已得知地球是圓的。

One thought on “低血糖該吃什麼?孕婦血糖值該怎麼測?──西醫與自然醫學的根本差異

發表迴響

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