介紹我的專業經紀公司─添翼

首頁Home > 文章POST > 一般文章 > 介紹我的專業經紀公司─添翼

介紹我的專業經紀公司─添翼

跟添翼相識是始自於去年,添翼的老闆鍾成虎念了我第二本書裡的心理學理論,便邀我做公司的關係管理顧問。其實我第一次給添翼同事上課,就已深深的愛上了他們。一般東方人接觸行為管理的概念,都需要一點時間轉換傳統的觀念,但是,添翼一接觸,就帶著它飛。後來與他們共事,我才發現,那是因為他們是一群不給自己腦子設限的人,創意在這個公司的文化裡,是自由的。

 

後來代言邀約開始出現,我發現自己看不懂大部分的合約內容,跟成虎求救。他第一次幫我分析合約時的那封信,讓我目瞪口呆。他的思想與文字讓我不自覺的重新審視這個公司的專業。由於企業常混淆公益與廣告,之後的邀約一個比一個棘手,到第三次添翼以朋友身份幫我處理時,我就開口請成虎考慮簽我。我直覺,自己的夢想在他的手裡,能找到最安全的落腳之處。

 

成虎答應與我合作的那一天,我喜悅的心情更盛於接到美國國會通知取得富布萊特獎學金的時刻。得獎只是肯定,但當自己的願景能被他人一起望見,那便是理解。肯定能帶來個人往前進的動力,可是理解不但是人內心如此基本的渴求,它亦有共同創造的無限可能。

 

要說添翼是一個專業經紀公司,不如說它是一個高段的夢想諮商師。你看到的未來長什麼樣子,他們跟你同樣有興趣。好的諮商師除了同理心外,亦有紮實的技能與深刻的哲理。他們能在不介入的情況下,提供策略與協助。添翼能夠成功護衛我的創作時間,就是因為他們對於合作機會,是策略再策略。一個負責任的諮商師,必定對自己的功效評估再評估。添翼是少數我見到的東方企業裡,有從骨子裡以數據做為評估標準的習慣。因為有這樣的評估習慣,以及對自己技能透徹的理解,所以他們的效能極高。但跟一般好的諮商師一樣,他們所做的,其他人看不見,因為它的效能,全數是由被諮商的人在生活裡展現。

 

添翼人很有趣,大部分的人是由職稱、性別、國籍在歸類他人,但添翼人則是以「天份」在區隔他們的世界。在他們的世界裡,什麼區域和什麼區域要連結,都是以天份在左右。這個世界觀,對於一個創作者來說,真是像一個愛吃巧克力的人到了巧克力工廠一樣。創作可以孤獨,但創作分享絕對是一個團隊運動,常常,它的成功是創作者跟許多不同天份的人有深刻連結後的結果。所以要說talent management 是成虎懂的一門學問,不如說,那是他習慣呼吸的方式,因為對於天份的管理,他做起來就是那麼的順理成章。

 

我最喜歡的添翼,來自於他們少根「不可能」的神經。只要是你腦子裡見得到的,他們只有策略性的耗盡資源來協助它成真,從與他們合作至今,我從沒有聽過公司裡任何一個人說過「不可能」。他們的神經,只有「可以試試」、「來想辦法」、「我來看一下」,這樣的神經觸角,只有無限延伸的可能。大家都說添翼是一個經營獨立品牌的經紀公司,它們的獨立,來自於獨立思考。因為能夠獨立思考,所以沒有參照前人、沒有既定規則、沒有一定要怎樣,只有一個情勢,配上一個有效的方法。創作因此無需委屈,組織隨它而變形。在這樣的神經系統裡,創作天份能自由飛翔。

 

除了我,添翼護航的人,都是台灣極重要的音樂創作者。他們這些日日大力搖滾他人世界的人,卻是害羞無比的。從合作到現在,已經超過半年,我會現在才正式介紹添翼,就是因為他們害羞、不邀功。添翼架構的工作系統很西式,但是,他們的人卻很東方。華人江湖氣,情字放中間。成虎動用自己的資源,以朋友的身份,在我快要被自己不懂的公事淹沒時,拉了我好幾把。這份情,永遠會走在我們公事關係的前面。我很希望支持自己的讀者,認識我極度珍視的朋友。想讓你們知道,我的工作量在你們的支持下多出了許多,應接不暇,我感激不盡,但如果不是添翼,我沒有辦法依舊保持與你們密切互動的空間與時間。而我會選擇在多年後,自動走進一個企業組織,是因為如果你我要繼續一起搖滾我們與下一代健康的未來,那添翼便是為我們夢想插翅的伙伴。

發表迴響

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