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最需要的營養是心甘情願

首頁Home > 文章POST > 一般文章 > 人最需要的營養是心甘情願

人最需要的營養是心甘情願

我生在一個女人要求與男人平權的時代,我母親那一輩,個個都希望女兒長大以後能受高等教育,很少有人希望女兒們長大後會做菜、洗衣、縫紉、帶孩子。所以我埋頭讀書,從來沒有注意過,姥姥的春餅怎麼會這麼薄、酸菜是如何發酵的、她是如何挑選最新鮮的魚?如果那個時候我知道「會做菜」能直接影響我家庭成員的健康、我孩子學習時的專心程度、和我們溝通的方式,我一定會留在廚房裡多學著點。可是我沒有。

 長大以後,取得高等學位是時髦的、事業有成是時髦的,但在家裡帶孩子做飯,是落伍的。做個落伍的女人,是多麼可怕的事呀?人看你的眼光、與你說話的態度,都是不一樣的。女人們聚在一起的時候,一定要把做菜說成是件苦差事。如果那天有個人說:「為家人做菜真是件幸福的事呀!」大家一定會覺得你很怪。

做菜,怎麼樣看,都像是件苦差事。每天要買食材不說、還要想新花樣。孩子小的時候,左手抱一個、右手拿鍋鏟,腿上還掛一個。但讓我覺得最苦的,就是要嚥下那口不公平的氣。我老公一進廚房,大家稱讚不已。我一進廚房,就立刻變得理所當然了。所以結婚十五年來,我在廚房,頂多是「糊口飯吃」,用最短的時間買菜、做菜和吃飯。

後來發現了營養的重要,學了營養,就很難不注意食材的挑選和烹調的方法。我終於靜下心來做菜。我突然發現,做菜是件很有趣的事情,它是個需要花腦筋和高度組織能力的一項工作。我開始注意顏色的搭配(顏色常常代表營養)、食材的香味(香味也常常代表營養)、食物出產的季節(當季的食品總是比較有營養)。以往我買菜,抓了就跑。現在我會站在那裡,把食物拿起來聞,眼睛一閉起來,就可以想像這些營養成分在我孩子體內互相激發所變出來的魔術。我開始享受做菜,一開始,竟然還有些不好意思承認。

後來我發現,大家都注意到我享受做菜這件事了。我的孩子開始常常很興奮的在廚房等我把菜做好。這餐還沒吃完,他們就問你明天吃什麼。孩子自己吃不夠,還帶朋友回家吃,她們有很好藉口:「媽媽,你知道嗎?大部分的小孩,都吃不到這麼好的下午點心,我朋友嚐我的中飯,都說你是世界上最好的廚師。」我從小到大,都沒有想過自己會因為做菜,而被這樣無保留的稱讚,更沒有想到,會因為做菜而收到先生送的花。

後來想想,這菜也做了十五年,我現在做的菜,到底是那個要素,讓全家人這樣為之瘋狂?是我的調味不同了、還是食材品質高了,亦或是食材搭配得好了?有一天,老公在週末時早起幫我做早餐,我看著他在廚房裡吹著口哨東忙西忙,愰然大悟。我終於知道為什麼我那麼喜歡吃他做的菜了,我終於知道為什麼大家都讚他做菜做得好,那是因為他放了「心甘情願」在他的菜裡。

如果人和人的能量會傳遞,那麼我的心甘情願,家人是不是吃的進去?難怪在我買菜次數增加的同時,我們家跑醫院的次數卻減少了(除了洗牙,幾乎成零)。所以如果你現在問我,以後你女兒應該做菜還是你女婿應該做菜?我會說:grow up! 那麼大了,還爭什麼?我會說:「男生女生都該會做菜,因為只有自己做菜的人,才有資格擁有健康。」我會說:「人最需要的營養,不是維他命B群、不是維他命D,人最需要的營養,是心甘情願。」

發表迴響

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