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個不畏油脂的國度

首頁Home > 文章POST > 一般文章 > 一個不畏油脂的國度

一個不畏油脂的國度

sara-comparison_JPG

我們剛到中國的時候,正好進入秋天。我們住的整個小區都是桂花,我坐在窗口就可以聞到花香。上海的秋季,是很美的,大片大片的路樹落葉舖滿了人行道,那是我最喜愛的季節。當氣溫開始轉涼,我們漸漸的發現家裡附近的一家羊肉爐店。店前面銅做的火鍋坐滿人行道,裡面的碳燒得水氣上升,每次路經那裡,都像從大霧裡走出來一般。也就是這家店,讓上海的冬季,成為了我們第二喜愛的季節。

hot-pot_jpg

我們第一次往那店裡一坐,服務生就送來一盤剛從羊腿上,用手工剔下來的羊肉(羊是當天現宰的)。我一看,有點嚇到了,怎麼那麼肥呢?我搖搖手,服務生說:「要換一盤是嗎?」我點點頭。過了一會兒,這個臉蛋給凍得紅紅的東北大姊兒又回來了。這回湊在我鼻子前的這盤兒,竟更肥,幾乎看不到肉了。我為難的看著她,不好意思的乾笑:「呵呵,還是剛才那盤的好了。」那羊肉,第一次入我口時,我發誓,我全身的細胞都在唱「哈雷魯亞」。真他媽的太好吃了!這樣肥美的鮮肉,配上他們獨家調製的沾漿,孩子們的眉毛吃得都展開了。我心想:「管他的,肥就肥吧,這麼好吃的肉,回去要減肥,也心甘情願了。」

我在上海時,請了一位與眾不同的阿姨幫忙我接孩子、做晚餐、打掃衛生。誰見了都可以看得出來,阿姨打從心底的疼愛我的孩子,對她倆極度的保護。有一天,阿姨做好了雞湯,我見雞湯裡有油,就順手把油給撈進一個小碗裡。平時溫柔安靜的阿姨,突然大叫:「哎喲,你在做什麼呀!」她從我手裡把碗搶過去,把油倒回了鍋裡。她說:「孩子在長腦,怎麼可以把這麼重要的東西撈出來呢?」我楞在那裡,不知道如何是好。但我了解阿姨是好意,就想,那就回美國再減肥吧。

除了阿姨外,在外吃飯,只要是小店,都還不離傳統的烹飪方式。在中國,還沒有接觸西方文化的人,對動物性油脂,是一點恐懼也沒有。有時,我倒羨慕起他們了。他們大刺刺的用豬油做菜做飯,菜場裡的肉,該瘦的瘦,該肥的肥。我記得第一次去豬肉攤買肉,老板給我介紹豬排。我選了其中最瘦的幾塊。老板見我土,教育我一番,他說:「喏!這幾塊外面有一圈肥肉,煎起來,會比較好吃。」什麼比較好吃,是他媽的太好吃了吧!我們家妹妹吃完以後立刻要求我一定要再回去買。她雙手合掌在胸前,雙眼瞇起來,形容她吃的那塊肉:「媽媽,那邊邊的那一圈肥肉,一到我嘴裡就化掉了。真的好好吃哦!拜託你一定要再買哦。」

pork-boss_jpg-300x206

還有一次,我和先生在街上買羊肉串來吃。攤子上大黑鍋裡裝著像小山一樣的飯。飯裡有一點葡萄乾和紅蘿蔔絲,除了飯一粒一粒亮晶晶外,其他什麼也沒有了。我正在跟先生說誰會買這種飯,就見一個人點了一客。老板用個大鏟子挖飯,越挖越深,最下面竟裡挖出一排羊脊肉,肉就坐在一灘羊油裡。我和先生互看一眼,立即明白了亮晶晶的飯上就是羊油,這是一鍋羊油飯!我們像傻子一樣坐了下來,點了羊雜湯,一人來一盤羊油羊脊飯。我橫了心,再次告訴自己,肥就肥吧,回美國再一起減肥吧!膽固醇,管他的咧,也是回去再說吧!那是我好多年來,第一次在吃飯時沒有感到罪悪,而只是單純的享受。

我等著我們一家變肥,一個月過去了、兩個月過去了、三個月過去了。奇怪,我們三個不但沒胖,反而都瘦了。不但如此,我的皮膚變得有彈性,精神體力都比以往更好了。我那時以為是因為我們在中國沒車,走路走的比較多。

回到了美國,我第一件事就是去驗血。讓人驚訝的是,我的血糖回復正常(走前醫生說我已在糖尿病邊緣),其他指數全都在正常範圍內,而且都比以前更漂亮。可是好景不常,不知為何,在中國掉的肉,全都又長回去了。我們在美國吃的量跟中國沒有太大的差別,所以我又以為是走路太少的原故。我是後來才知道,其實在中國讓我們減重最大功臣,其實是我們在美國沒有碰的油和脂。

九月 8, 2010 by Sara

發表迴響

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